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一章 醒梦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一章 醒梦

分享到:
关闭

临近午夜零点还有最后五分钟,13号别墅左右两排的路灯从外至内接连黯灭,光源被吞噬、侵袭,整条街道骤然间异常静谧。

终于,13号别墅成了黑暗的主场。

别墅内的活人还剩下三个。

倚靠在楼梯拐角的中年男子紧紧攥着一个录音笔,正急促地喘息,额上挂满了汗水。

“死了,都死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级的任务,怎么会这样?生路!生路到底在哪!”

而在他思考的时候,一滴汗水终于承受不住重力,从他的脸角滑落了下来,“滴答”狠狠地摔碎在地上。声音不大,但在悄然的别墅中却格外清晰。

这声音对男子而言仿佛在脑中敲响了丧钟,他身躯一颤,面色大变的一瞬间直接从地面弹起冲上了楼梯,宛如利箭离弦般,头也不回地往二楼冲去。

“它来了”

“那个恶灵,不杀光我们,它决不罢休!”

男子不敢回头看,他知道恶灵一定就在身后,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没办法,只能逃!

而在那个男子之前所处的楼梯口,漆黑阴暗中出现了一个身高将近两米五的瘦长身影,正缓慢地迈着细长的双腿,一步步向他追来。如果仔细看去,那瘦长身影的比例十分怪异,上半身很短,但腿足足有成年人的两个那么长。

也就是说,虽然它的行动不快,但它迈一步等于中年男子的两步!

尽管它是走的,但速度却与男子相差不多,一人一灵的距离正在接近,被追上是迟早的事。

中年男子在二楼走廊越跑越深,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尽头,但眼下的情形只能玩命地疯跑。喘息声已经格外粗重,他感觉自己的腿越来越沉,现在完全是靠人的生存本能在支撑。

然而他这样不顾一切地奔跑,只能是饮鸩止渴,他已经看到前方漆黑的墙壁,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腿开始发抖,终于二楼被他跑到了尽头,他身体不受控制撞上眼前厚实的墙壁。

退不能退,逃无可逃!

他哆嗦着看了一眼手表,11点58分30秒,距离任务结束还有最后一分半,最绝望的一分半。

身后那阴冷恶寒的气息一步步逼近,他知道彻底陷入了绝境。

男子转过身靠在墙边丧失了全部力气,身体一点点向下滑,眼中的光逐渐暗淡,脸上写满了不甘、不忿、不服。

“这次真的没希望了,或者进入那个地方本来就是个绝望的事情,我抛弃人性不择手段地挣扎也不过是个笑话。”

前方不足五米的阴森走廊里,那个瘦长的恶灵已经显露身影,甚至嘴角还微微上扬,仿佛十分期待接下来的血腥场面。

人,在恶灵面前真的只是蝼蚁!

然而......

当男子瘫坐在地,等待死亡的时候,面前“哗啦”一声出现了一节滑梯,男子惊诧着抬起了头,滑梯上方的天花板出现了一格暗门。

那个不大的小门里,出现了一个面带惊恐,不住颤栗的女人,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战战兢兢地躲在女人身后。

“快...快上来。”

男子大喜过望,抓着滑梯连蹬带爬,这道滑梯对于他而言简直是登上天堂的扶梯,上去了就能活!因为距离任务结束只剩一分钟!

前方的恶灵意识到眼前的羔羊马上要逃出生天,迈开步子要抓住那节滑梯,但还是晚了一步。最后滑梯被扯断,男子却已经爬进了暗门之中。

男子坐在暗门旁将门锁上,静待片刻,发现下面一点声音没有,那股恶寒的感觉也消失不见,转眼间就逃出生天几乎让他不敢相信,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绷紧了神经获得了一丝放松的机会。

暗门之上是这栋别墅的阁楼,堆满了小孩子的玩具,估计是这个小男孩的秘密基地,虽然不大但对于男子来说已经足够了,因为他马上要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看着眼前蜷缩在一起的母子两个,小男孩哆嗦着嘴唇像是吓得丢了魂,那个女人紧紧抱着男孩,颤抖不止,小声地问男子:“你,你们其他人呢,我丈夫呢......?”

男子没有搭理她,反而皱着眉头紧盯着这对母子,他以为这对母子早就死在恶灵手里,没想到现在还救了他一命,难道说......旋即他忽然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正要说话。

砰!

三人猛地抬头,只见那只恶灵竟从阁楼的天窗钻了进来,带下一大片碎玻璃。

身材高大的恶灵,在这阁楼里面也只能弯着腰,但是足够了,它完全能在几秒钟之内杀光面前的三人。

怎么会!它怎么能从别墅外边进来,任务不是这么写的!

这次男子与恶灵离得更近了,他完全可以看清恶灵的表情,那是残忍的快意。

中年男子牙关紧咬,看了眼手表就剩最后半分钟,竟然又陷入死地,这样的小房间简直是毫无办法,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

“嗯?拖延时间......”他目露凶光地看向,吓得不断往自己身边靠的母子身上,“是的,我的伙伴死光了,为什么你们能活!”

“机不我待,趁着他们被吓傻的时候,扔出一个替死鬼,我也许还有机会完成任务。”

男子瞪起了满是血丝的眼睛,一把抓住身旁的女人,将其狠狠地推向了恶灵脚下。同时抓起小男孩的胳膊,以备后患。

女人根本没想到她亲手救下来的男子会把她推出去,毫无防备的她直接被恶灵踩在了脚下,这一踩就把脑袋踩扁,红的白的全都喷了出来,溅了男子和小男孩一身。

鲜血的喷洒刺激了恶灵的本性,开始低头虐杀女人,一时间忽略了近在它咫尺两人。

小男孩看着自己的母亲落入恶灵手中,疯狂的挣扎,如今小小年纪的他明白一些事情,父亲应该已经凶多吉少,他和母亲躲在这里才活到了现在,他不能再失去母亲了。

想冲向恶灵保护母亲,但奈何根本挣脱不开男子的束缚,急的眼泪直流,大声尖叫,但也只能眼看着母亲被恶灵虐杀。

男子眼看真的有效,激动地将一直未放下过的录音笔拿到嘴边,喃喃不停,午夜零点终于到了,一道白光从男子体内由内而外喷射出,骤然间整个人消失在了阁楼里。

而眼前发生这一切根本超出了那个9岁男孩的心理承受,在昏倒的前一秒,仍在喊“妈妈”!

“妈妈”

轰,一声响雷从窗外炸起,徐朗瞬间惊醒,满头虚汗。

“又梦到那件事了吗......”

看着窗外淅沥沥的大雨,徐朗也无心再睡了,从床头抓起眼镜戴上,穿上鞋走进了卫生间。

哗....

水龙头放着水,徐朗满眼血丝,呆滞地盯着眼前的镜子。

镜中的他,中等偏瘦的身材,肤色近乎病态的白,脸上一副不符合脸型比例的黑框眼镜,再加上一头未经搭理的长发,显得格外落魄,看起来和瘾君子没有差别。

徐朗拢了拢头发,换洗一通坐在了窗口,点上一根香烟,思绪又拉回到了那个梦。

那其实不是梦,而是他9岁时的一段经历,刻骨铭心到18年后仍然在午夜梦回时折磨着他。

当年他昏迷之后,醒来却发现在医院之中,身边坐着他的姑母。

姑母看他醒了,上来就教训他:“小小年纪就胡闹,放了学不回家,在外面惹事。”

当时徐朗虽然吓坏了却没有吓傻,他不明白他不是一直在家吗?

哭闹撒泼了一番,姑母才告诉他,徐朗的父母早就死了,他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姑母家里,昨天放学后就没找到他,最后被人送到医院才联系到姑母这里。

徐朗对于这套说辞,当然不信。当他争辩昨晚发生的事情时,姑母眼中却流露一丝厌烦,指责他是古怪东西看多了,世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不信邪的徐朗后来几经验证,发现别墅根本不是他印象中的家,甚至他曾经试图在别墅草坪挖出小时候埋的玩具,却一无所获;他的父母也早在几年前死于车祸,是姑母家收养了他。

徐浪一点点长大,姑母一家对徐朗也越感怪异,仿佛自从那次住院之后他就换了个人,变得沉默寡言,执拗偏激,在姑母看来,徐朗俨然成了个问题少年,三观不正。要不是徐朗父亲死前留下一大笔财产,她根本就不想管这个孩子。

徐朗的变化,源自震惊、迷茫、疑惑......隐隐还有一些恐惧。

现实的一切和记忆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差,他从9岁开始就一直寻找验证记忆中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9年虚幻的亲情,那只震撼人心的恶灵,还有那个害死他母亲的中年男子,一切都像个庞大的迷宫,而徐朗就像一个执着于寻找出口的迷失者,不能自拔。

长大了的徐朗仍然放不下,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他什么都不信任,他只坚信自己的记忆是对的,他要找出父母被害的真相,要证明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恐怖的存在。

于是他选择做一名私家侦探,不调查婚外情也不帮人找猫找狗,而是专门调查超自然事件。

但27岁的他,从业已经快三年了,调查了大大小小不少案件,结果所有案件最后都能用科学来解释,超自然现象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烟,燃尽了,徐朗的思绪被拉回到现实。

天已经蒙蒙放亮,正当徐朗准备去泡杯咖啡,研究下手头案件的时候,他的手机在昏暗的房间里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徐朗拿起手机,看到内容的一瞬间,整个人犹如触电了一般,呆立在了窗前。

未知号码,发来了一条短信:“时间到了,徐朗。给你一个找到恶灵的机会,你来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