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二章 入社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二章 入社

分享到:
关闭

雷声依旧在天空轰鸣,好像震碎了一片雨云,使得雨更大了,砸在玻璃窗上,噼啪作响。

但窗外的场景都与徐朗无关,现在世界上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徐朗眼里只有屏幕上那一行震撼的黑字:找到恶灵的机会,找到恶灵的机会......

徐朗身躯开始发抖,捏着手机的双手力度不断加深,以至指尖都已泛白。

这不是吓得,是激动!没人能理解此时他的心情。

18年来的苦寻一直毫无进展,就这么个平凡的凌晨,暴雨天,一条短信带给了徐朗希望。

恐惧?当然有,亲眼看着母亲在恶灵手中撕碎,人在恶灵面前的无力,他深有感触。可是那又怎么样,因为恶灵,他失去了童年,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一切。

徐朗恨,所以才要寻找,对验证恶灵存在的执着已经超越了恐惧。

激动许久,徐朗看着这条短信陷入了沉思,不到20个字但透露的信息却格外复杂,里面夹杂着他思索不明白的信息,最想不通的就是那头四个字。

做侦探时,缜密、谨慎的思维方式让他没有贸然回应,而是试探的回复了一行字:

“时间到了是什么意思?”

徐朗迅速在脑中展开风暴,“那条未知短信有三个诡异点:时间的含义;对我了如指掌;恶灵的踪迹。这个神秘人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对我相当熟悉,一语中的点明了我想要的。而恶灵的踪迹只是诱惑我的条件,唯有时间的含义才是最关键的。时间到了,是对我而言,还是对ta而言?”

没过一会,神秘人回复一条短信,“想知道13号别墅的真相,就到中元路444号。”

圈套,但不得不往里钻。如果可以,他宁愿是自己花费一生去调查出结果,也不愿像现在这样被人用阳谋逼迫。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徐朗最为厌恶,放下手机看着外面阴沉的天气,他穿好外套拿伞走出了家门。

雨下了一夜,周围已经起了大雾。

徐朗明白,这次的决定很可能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因为那是从一个谜团走进了另一个谜团。

凌晨街道上空无一人,连楼下早餐店都没有开张,出租车就更少了。

一辆出粗车闪烁着暗淡的黄光,从远处驶来,徐朗招手可司机好像看不见一样,减速都没有,就这么直接从徐朗面前疾驰而过,开进了茫茫大雾中,消失不见。

徐朗皱着眉伫立在街边,心里有一丝异样,随即大约十分钟之内又接连过去了四五辆出租车,同样对徐朗视而不见,疯狂地钻进大雾中,那急切的速度好像是被吸进了雾中似的。

徐朗开始意识到不正常,拿出手机搜索了下中元路444号的位置,却发现本市根本没有这个地址,细想一下更觉怪异,谁会用中元节和444号,为名?

放回手机,从衣服兜里掏出烟盒点上了一根,长吸了一口,情绪稍微平静了些,这时一辆未开灯的,破旧的出租车缓缓开来。

徐朗没有招手,冷眼观察,而司机竟然直接把车停在了他的面前,那个司机大叔没说话,把后排车门打开后就端坐在驾驶座上,不发一言。

雨还没停,温度低得让人直打寒颤,但徐朗透过车门明显感觉车内的温度更低,是那种渗入骨髓的寒意。

徐朗犹豫片刻,慢慢把手攀上车门,右兜的手机却冷不丁震动了一下。

打开手机,一条简单的短信赫然出现在眼前,只有三个字:“别上车!”

徐朗眉头紧皱,四下环视一圈,“看来是被人盯上了,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内。但现在发送这条短信的人和上一条肯定是两伙人甚至是对立的情况,阻止我上车去中元路,可能是怕我找到什么?还是真的只是帮我?”

线索对于徐朗来说,实在太少了,目前什么都不能确定,唯有那个中元路444号,那里可能真的极度危险。

此时,一直沉默等待的司机大叔,开了口“上车”,声音好似石子玻璃摩擦一样,尖锐得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听到这话,徐朗突然笑了,不再犹豫,一步跨上了出租车,司机也不问,驶向了迷雾之中。

就在出租车已经消失后,一声叹息突兀地回荡在徐朗原处的位置上,但肉眼看去却空无一人,仔细一听这道声音的情绪里满是怨恨、恶毒还有些无奈。

破旧的出租车在雾气中快速地行驶着,没有开车灯,司机就这么直冲冲的往前开,一点也不怕出车祸。让徐朗感到惊疑的是,好像从上车开始,车就没有拐过弯,而且周围一辆车都没有。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做到如此诡异的事情?这就是恶灵吗?”徐朗看着车窗外向后飞驰的街道,有些茫然。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在一堵墙前面,徐朗打量着这堵墙,不知为何司机会停在这里,正要开口询问,司机先说话了,还是那种尖锐得声调,“中元路444号到了,下车。”

徐朗皱眉看向司机,沉默不语。许是意识到徐朗还没下车,司机像一只提线木偶似的,机械地重复着:“中元路444号到了,下车。中元路......”

“临门一脚,还犹豫什么”徐朗下定决心打开车门站在了那堵墙的面前,等再回头时,出租车已经消失不见,而他连汽车发动的声音都没听到。

本身就是来找恶灵的,再诡异的事都是理所当然。

徐朗观察着面前灰突突的墙壁,这面墙没什么特别,也没有写门号。只是在中间处有一个黑色的把手,看起来好像这面墙是一扇门一样,拧下把手,就会开启一个未知的世界。

于是徐朗握紧了把手,缓缓地向下转动,那面墙竟然真的打开了一道缝隙,刺眼的白光从内闪烁而出,晃得徐朗用手遮住了眼睛。

徐朗只觉得天旋地转,一瞬间的恍惚,再睁眼。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和徐朗的家没有半点差别,甚至早上泡好的咖啡还摆在桌上,只是没有了热气。徐朗在房间内转了几圈,这里赫然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不可能......

徐朗冲出房间,打开了家门,果然外面的环境已经不是他原来的楼道了。

楼道内的装修和布局和徐朗所住家属楼完全是两种风格,这里显得富丽堂皇,两旁还挂满了世界名画,同样的这里的走廊也存在一扇扇们,和普通楼道的布局一样。

徐朗边走边数,这层楼的房门算上自己的一共有15间,挨个房门敲了个遍,却都没人应答,只得狐疑地在走廊四处溜达企图找个活人问问这到底是是哪里。

直到楼道的尽头,终于发现了楼梯,没有通往上一层的,只有往下,徐朗暗自揣摩看来这栋楼并不高大,他现在应该是身处顶楼,因为根本没有装置楼梯。

顺着楼梯走下去,徐朗直接走到了一个大约一百五十平米的大厅,身边白色的墙壁上挂着猩红的三个大字“诡报社”,字体粗狂,但风格独特是徐朗没见过的字体。

左右两排各有一条长沙发,上面坐了七八个人,徐朗从楼梯上走下来时,所有人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瞪着他。

甚至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孩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活见鬼了,他...他怎么是从上面出来的!”

徐朗顿感疑惑,走上前去询问道:“这里是中元路444号吗?”

一个中年大叔站了起来,满脸同情地对他说:“很抱歉这里不是你口中的中元路444号,而是诡报社。”

徐朗回过头看向了墙头上那仿佛要滴下血来的“诡报社”三字,转过头平静地等着中年大叔的话语。

“我是这里暂时的队长,何孝,首先恭喜你新人,能够活着来到这里.....”

徐朗直接打断了何孝:“什么活着来到这里,这话什么意思?”

何孝也愣住了,“一般的新人都是执行完新手任务还活着,才能传送到报社大厅,成为员工,你......”,联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从楼上下来的,何孝一时间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狐疑地盯着徐朗。

沙发上的几个人也开始窃窃私语,仿佛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徐朗奇怪地看着眼前的众人,思索着可能是自己的出场方式不符合这里的规矩,听何孝的意思,像他这样的新人应该先执行新手任务才能进入报社,而自己是直接被人引入了报社内部。

何孝尽管心生疑惑,但还是继续开口:

“进入这家报社,就已经陷入诅咒。我们这些员工必须以编辑的身份,去执行一个个可怕的任务,能够完成十次任务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徐朗平静地点了点头,在上那辆出租车之前,他就知道这里肯定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只是短信中的恶灵和任务又有什么关系,旋即问道:“那么你所说的任务具体是什么意思?”

何孝这回真的感觉到不对了,一个新人突然出现到报社内部,而且淡定得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他感到十分的差异,甚至沙发上的众人看向徐朗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编辑任务分为普通级,中等级和困难级。

每次执行任务前,报社会通知一部分员工强制参加,不要试图逃避,下场只有死。

编辑任务,就是必须将任务经历整理成报告材料,提交给报社,这样才算完成任务。而在任务时间结束并未完成报告并提交的员工,就会被报社直接抹杀。

而任务之中,员工最大的危机就是会被恶灵无休止的追杀,任何力量都无法与它们抗衡,它们拥有各种无可想象的能力,人在恶灵面前就是蝼蚁,和纸一样脆弱。任务难度越高,恶灵的能力越恐怖。”

何孝说道这,仿佛想到了以往的任务经历,长喘两口气,平复下心情,沙发上的众人也各各低下了头,看样子也是想到了那种恐怖的存在。

和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徐朗的黑框眼镜下闪烁了亮光,他的身体绷紧,不住的发抖,内心狂喊:“就是这!我找到了,我是对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灵的存在。”

徐朗激动得颤抖在何孝眼里却是恐惧的表现,他觉得这个新人尽管有些奇怪,但毕竟是个新人,尝试安慰道:

“不用这么害怕,报社也不会发布无解的任务,会对恶灵的行动限制一部分,它不会立刻对员工展开追杀,只能是员工出发死路或者获得关键线索时出手。”

徐朗平复了下心情,快速消化何孝的信息,转念意识到一点:“那么我们一边要逃脱恶灵的追杀,一边要编辑报告,难度岂不是太高了吗?”

何孝惊诧地看了徐朗一眼,又转过头,目光落在了沙发最边上的一位长相英俊,皮肤白皙的年轻男子身上,男子淡然地点了下头。

徐朗也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男子,一头短发干净利落,身穿白衬衫西裤,显得十分干练。他的表情,总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之前周围人哗然的时候,他也端坐沙发,不动声色。

何孝回过头对徐朗解释说:

“没错,我之前说过报社不会给我们无解的任务,所以每次任务都会有生路的存在,有时候也许还不止一条。我们要做的就是拼了命找到生路,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整理报告,口头或心里喊提交并回归,从而完成任务。

至于整理报告的方法,报社不限制,你可以用笔记写下来,也可以用电脑记下来,但我推荐你用录音笔,说总是比写要快啊。反正报社也不挑剔,只要你可以完成提交即可。”

徐朗点头消化这庞大的信息,但听到录音笔的时候,他一愣,因为他想起来当年13号别墅内害死母亲的中年男子,正是手里一直攥着录音笔!

正当徐朗想到了什么,准备开口询问时,头开始剧烈的疼痛,犹如被人扒开要放进去什么东西似的,一段冰冷而又机械地声音开始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普通级编辑任务:鬼楼惊魂

任务时间:4月13日20点——4月14日2点

任务地点:春溪路23路,京名大厦

任务内容:在4月13日20点前进入京名大厦,任务期间不得离开大厦范围,否则予以抹杀。活过6个小时并提交报告,即可回归报社。

任务执行员工:徐朗

这段文字同时出现在了大厅的墙壁上,所有人看见的同时,全都惊掉了下巴,何孝反应更为激烈,直接大喊:“这不可能!任务从来没听说谁单独参加!!!”

那个始终平静地年轻男子也都皱起了眉头,看向了一旁低头阅读脑内信息的徐朗,暗自琢磨看来这个新人很特殊啊,连报社都在为他开先河。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