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三章 前所未闻的任务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三章 前所未闻的任务

分享到:
关闭

临近任务开始还有小半天的时间,徐朗反复阅读了几遍任务信息后,径直走向了何孝。

何孝一时间还没有从这次离奇的任务中回过神,他好歹是执行过五次任务,被推选的队长,可以说是这群人中资历最高的、活得最久的员工,但从来没听说谁会单独执行任务,这个新人今天带给他的震撼着实有点多。

直到徐朗拍了拍他的肩膀,方才反应过来,转过身对徐朗微笑道:

“按理说每次发布任务,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分析下信息,但这次任务相当简单明了,没什么可分析的,时间到了报社会自动将你传送到任务地点。

放心,这是你第一次任务难度不会特别高。只是你单独执行的话......还是要多加谨慎,尽最大努力活下去。”

作为员工队伍中的老好人,又是队长,出任务前给员工打气是不可缺少的。

但何孝心里徐朗不抱乐观态度,连新手任务都没过,可以说这个新人就是零经验。进入报社立刻被要求执行任务,还是独自一人,虽然看起来这个新人有点特别,但活下来的几率太低太低了。

徐朗听到何孝的话点了点头,旋即问道:“有没有过往任务的材料让我看一看,我想研究下。”

距离任务时间还有半小时,徐朗已经闷在这个和自家房间里一模一样的桌子前坐了很久。

确实,徐朗没有任何面临灵异事件的经历,还是有些许紧张,所以他要来了以往任务材料,想要多多少少了解下任务中的大致经历。

一下午的研读,和何孝说的没什么差别,只是通过多次比对,徐朗意识到一点,就是有一部分任务会存在文字游戏,诱使员工钻进死路。但他面临的鬼楼任务,信息却相当明确,所以基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徐朗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要进入任务了,分析一万次不如实际经历一次,没有任何犹豫转身下楼。

大厅中此时已经站了不少人,他们都想看看这个新人如此特别的任务,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徐朗背着放满了紧急用品的双肩包,伫立在大厅门口,平静地抽着手中的烟,这幅淡定的态度,让不少人折服,首次执行任务就是这番姿态的员工可太少太少了。

先前的冷漠男子,走到了徐朗身边,与其并排一起。

徐朗知道自己身边多了个人,但未动声色,反倒是男子先开了口:

“我叫严言,如果这次你能活下来,我想和你聊一聊。”

说完不等徐朗表态,严言直接转身上了楼。徐朗将手中的烟掐灭,他对这群老员工心中已经有了些猜想。

比如这个严言就不是一个普通角色,异于众人表现,眼中闪烁的理性,再加上与何孝的眼神交流,恐怕是类似智囊一类的存在。

而何孝这个名义上的队长,看上去好像是个老好人,头脑简单但能活过五次任务绝不是善类。

15个房间,从头到尾却只出现了这七八个人,就算没住满的话,估计也还有些隐藏的人物......

“看来报社内部,也不平静啊”

手表上的指针还有五分钟就到达晚上8点,徐朗摸了摸左兜的录音笔,又轻微地拂过右边的口袋,里面好像存在什么东西,但只有徐朗自己知道了。

忽然一道白光从徐朗的体内喷出,整个人被包围在了光芒之中,不到一秒钟徐朗从大厅门口骤然消失。

时间19.55分,京名大厦破旧的门口白光闪过,一个挺拔的身影凭空出现。

“这就是京名大厦了,果然破败不堪。”

这是一栋荒废了许久、大约15层楼的建筑,靠近大厦周围一点光线都没有,路灯到了这里都坏掉了,整栋大厦完全被黑暗包围着,像是一只猛兽,就等待着猎物进入,进而吞噬。

徐朗知道任务地点之后就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这栋大厦的资料。

二十年前这栋大厦周边是闹市区,房价极高,据说是当时开发商挖地基时挖出了一个古代的棺椁,此后这里就变成了凶宅,只要有人入住,过不了多久就会离奇失踪。

也有人说在晚上看见过京名大厦里出现过一只身穿古代衣服的恶灵,传言是否夸大徐朗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今晚只要踏入这栋大厦肯定是九死一生。

但无论是任务逼迫还是本身对恶灵的执念,徐朗对进入大厦一点抗拒都没有,对他而言这也许就是他存在的意义。

马上到达任务指定的20点钟,徐朗不再观察,干脆利落地推开大厦的大门。

而此时如果有人路过这栋大厦的话,肯定会惊惧地看到,往上数的第13楼最里端房间的窗户上,有一只满脸蛆虫,浑身腐烂的恶灵在看到徐朗进门的一瞬间,竟咧开嘴笑了,同时还有牵带着扯下了几只白花花的蛆虫。

刚一进入大厦,徐朗就感觉由内而反泛起了一股寒意,不是冷而是一种危险的警示,仿佛再深入大厦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推门后吹进来的风,将大厦内部落下的灰,卷在了空气里,呼吸一口就觉得呛着嗓子,头脑发晕。

徐朗甩了甩脑袋,从上衣兜里拿出了狼眼手电,这是在报社内部“变”出来的,是的,报社的公寓内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出任何想要的东西,一个手电筒不在话下,当然除了枪支弹药这等高度危险品。

直到打开手电,观察起这个大厅,徐朗才发现这里的内部比外面看要面积要大上许多,光是大厅恐怕就有二百平米,如今虽已落败,但依稀可以看出装修豪华。二十年前这种大手笔不多见啊,可惜却发生了恐怖事件,不得不舍弃。

上下打量着环境,徐朗很快就发现不对。

因为他赫然发现,在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连串零碎的脚印,而且看起来杂乱无章,不止一个人。

这里常年无人打理,本就落满了灰尘,只有有人行走过,立马就可看见踪迹,很明显在徐朗之前不久存在了一伙人,他们匆忙进入大厦,又惊慌失控地疯跑。

徐朗皱起了眉头,觉得这伙人出现的十分诡异,他分析过往任务的时候发现一个规律,一般执行任务期间,报社不会无缘无故地增加非员工之外的人,除了他们是关键性的人物,不得不出现在这里。

“难道,寻找生路的关键,就是找到这伙人?”

徐朗迈出脚步的同时,一个想法从脑海像闪电一样划过,也许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

“会不会是有其他人被拉进来执行了新手任务,因为我是意外被引进报社,根本经历过没有新手任务。而进入报社立刻就被要求执行任务,如此反常,这次的任务会不会是报社拨乱反正,让我度过新手任务,从而恢复到正常的轨迹之中呢?”

徐朗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高的,因为他真的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报社这个诡异的存在区别待遇。

因为任务刚开始不久,这段时间应该是所谓的安全期,徐朗没有轻举妄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开始分析起当前的形式。

“目前零零散散算是对完成任务有所帮助的线索不外乎以下几条:

一是关于大厦存在恶灵的源头,网上说是可能是一个有年头的恶灵,并且挖到了一个棺椁。

那么这个不知在何方的棺椁会不会是封印恶灵的关键物品,还是说将恶灵引入棺内就是生路。

二是在我之前的那伙人,极有可能是另一队完成新手任务的新员工。他们比我先来到大厦里,生路也有可能在他们身上。

三就是这栋大厦本身,或许存在着难以察觉的线索,找到它就能找到生路的所在。”

徐朗做侦探时,有一个习惯就是将眼前的线索归纳整理,这样不仅利于分析也可以针对当下局势做出最稳妥的判断。

看了一眼手表,进入大厦已经将近二十分钟,恐怕安全期也快过了。徐朗心想当下所掌握的线索只是只鳞片爪,想要更进一步就要大胆进入大厦深处,继续探索。

徐朗不多想,直接忽略了身边的电梯,顺着楼梯上了楼。且不说电梯年久失修会不会运行,即便运行,徐朗也不会去坐。

密闭的空间意味着逃生几率被降低,在电梯这种铁箱子里,被恶灵堵死的低级错误,徐朗可不会犯。

顺着楼梯往上走,徐朗密切地注意着身边的环境,目前恶灵的能力未知,虽然是个普通任务,但并不能放松警惕,他必须保持时刻戒严,一有风吹草动赶紧逃离。

好在去往二楼的路上并没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但此刻徐朗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不应该啊

目前任务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安全期早就该过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经历任何诡异的事情,就算我没有触发死路,恶灵也该对我的行动进行干扰。

难道是这只恶灵出现就会一击必杀?还是说它正在追杀之前那伙人,没空管自己吗?”

徐朗暂时把这些蹊跷压下,转而开始搜寻二楼的各个房间,但其实这条走廊的防盗门各各锁死,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走廊又光秃秃地根本没什么线索可言。

在二楼又巡视了一圈之后,徐朗只得攀上去往三楼的楼梯。

刚以推开楼道的铁门,一只鲜血淋漓的断手,“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这在静谧的楼道内不亚于一声惊雷。

徐朗面色一白,愣在原地不到一秒种,果断往三楼楼梯冲去。

他之所以选择上楼而不是原路返回,是因为那只断手是握在铁门内侧的把手上,这说明断手的主人是想从三楼楼梯间里进入二楼,可是遭遇了恐怖,伤口凹凸不平,还连着几根筋,显然是被蛮力扯断。

如果他断手求生逃出了楼梯间,那么恶灵肯定会追出去,也就是恶灵可能在楼下,而不是楼上。

当然,徐朗并不知道断手的主人是什么时候经过的这里,他只是猜测,恶灵在楼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至于恶灵在楼下为何不袭击徐朗,他只能认为是报社的安全期机制,毕竟报社的机制要凌驾在恶灵之上。

这些思考只不过在徐朗愣住的那不到一秒钟之内,他拼了命的往上跑,不敢回头看,但跑着跑着他觉出了事情的不对。

三楼的楼梯间怎么这么长?他跑了大概有十几秒了,按理说早就该跑完,但眼下看去,前方的楼梯无穷无尽,徐朗又保持现在的速度冲刺了大概十秒钟,楼梯依旧是跑不完。

此时徐朗终于感受到恶灵的可怕,这是一种匪夷所思的能力,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

他停在原地胸口不住地起伏,空无一人的楼梯间只有“呼哧呼哧”地喘气声,

静、静的可怕。

环顾四周的环境,狼眼手电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四周的黑暗将徐朗团团包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地方会突然出现一只可怕的恶灵,将他撕碎,残食。

徐朗一股从心里压抑不住的恐惧流淌全身,他想起了13号别墅的梦魇。

他知道现在遭遇了什么,果然是......

“鬼打墙!”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