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四章 可怕的鬼打墙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四章 可怕的鬼打墙

分享到:
关闭

这个恶灵创造的,永远跑不出去的楼梯,就像一个囚笼,其间唯一的活人——徐朗就是那个待宰的羔羊。

徐朗站在原地,按着因剧烈奔跑而狂跳的心脏,捂上了嘴,强迫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静待了大约有五分钟,确定恶灵并没有对自己进行袭击,开始分析当前的情况。

“这应该就是鬼打墙了,是恶灵一个普遍的能力,但没什么伤害能力,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困住人类,方便虐杀。”

徐朗在进入鬼打墙之后,已经有六七分钟了,按道理说恶灵早该对他展开袭击,但此时此刻,他除了一些心理的压迫感,没有收到任何实质性地伤害。

是因为没触发死路吗,导致恶灵无法对他动手?

可这点徐朗几乎可以排除,以往血淋淋的任务经历和超高死亡率得出过一个结论,任务期间绝不会因为你什么都不做就会逃脱恶灵追杀。

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恶灵施展鬼打墙的能力后被引走了,二就是恶灵根本就只是想困住自己。

徐朗可不会认为恶灵是对自己网开一面,所以肯定是自己被困的一瞬间,恶灵被另一伙人给引走了。

而自己从进入大厦内部后,几乎什么也没干,如果走路也算触发死路,那大家瞬间就死光了。所以极大的可能是那伙人触发了死路,优先被恶灵攻击。

想到这里,徐朗有些着急,他明白那伙人肯定是完成任务的关键,一旦被杀光,那么自己也必定因为无法找到生路而死。

越紧急的情况越不能慌张,徐朗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强迫自己重新梳理一遍,

“进入大厦的自己一系列活动都可算是如履薄冰,以至于并没有遭受攻击,遭遇鬼打墙是第一个诡异事件。

可到底是如何被恶灵盯上了呢......

回溯到鬼打墙之前,唯一一件不对劲甚至是将自己逼上三楼的就是那只断手!”

徐朗看到那只淌血的断手,一瞬间的惊吓下意识地就推断出那是一个被恶灵追杀不得不断手求生的人,但如果换一种思路......

断手,也许根本不是人类留下的呢?

想到这里,徐朗有了主意,随后从背包中拿出两条纱布团成团塞进耳朵里,而后闭上眼睛,缓缓向上走去。

所谓鬼打墙,其实就是一种视觉与听觉的错误引导,所以也叫作鬼遮眼等等,在楼梯这种没有参照物的空间中,无论走多远,其实都只是原地踏步。

而徐朗先是闭上眼睛,阻挡视觉,又堵上耳朵,断绝听觉。

这些当然不是破除鬼打墙的办法,因为这里是真实恶灵创造的能力,与现实不同,所以想要走出楼梯还要进行最关键的一步。

没过多久,徐朗的头就碰到了一个硬物,睁开眼,一扇楼道铁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徐朗转动把手,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根本打不开,好像门后有什么东西挡住一样。

这只恶灵的鬼打墙与现实有些不同,现实中其实可以用视觉听觉的螺旋效应来解释,也就是五感被迷惑,可以轻松破除。

但徐朗面临的鬼打墙走完楼梯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是打开这扇铁门。

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想法,联想到二楼内部的那只断手,其实被蛮力扯断,人力根本做不到。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徐朗没有细琢磨,下意识以为是活人为了求生断手。

如今已经显而易见,断手是恶灵所留,而徐朗因拉开铁门,造成断手落地才陷入了鬼打墙的危机中。

断手落地,开启鬼打墙。那么徐朗有八成的把握,再将断手握在把手上,就是关闭鬼打墙,推开面前铁门的方法。

徐朗从右边兜里拿出一把水果刀,这也是从报社中拿出来的,性情谨慎的他习惯于有备无患,应急于突发情况。

刀不大,但足够锋利,切断一只手,问题不大。

徐朗再次推了推眼镜,将左手紧紧地握在把手上,眼中闪过寒光,一咬牙,直接把刀插进手腕。

因为刀不够大,所以只能一下一下的切开骨头。

“嘎吱嘎吱”切磨骨头的声音在楼梯内回荡,甚是骇人,鲜血成片地撒在地上,徐朗整个左边的胳膊都已经酥麻,钻进骨髓的剧痛让徐朗满头大汗,咬紧牙关却一声未吭。

不知切了多少下,左手终于与左臂分离,由于身体的痉挛作用,断掉的左手依旧牢牢抓紧把手上。

徐朗此时已经没力气了,用身体扑开铁门,这时的铁门没有半分阻碍,轻松推开,随后徐朗栽倒在地,几乎昏厥。

但他清楚,脱离鬼打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安全了,此时昏厥过去是要命的。

徐朗挣扎着爬了起来,坐在地上用右手打开背包,给还在流血的左臂伤口用纱布包好止血。

靠坐在铁门上,鲜血的流失让他昏昏欲睡,徐朗从上衣口袋掏出了烟盒,点上一根,他烟瘾很重一天一包,但以前从来没觉得烟能让他有一种登上天堂的感觉。

看了一眼时间,任务开始才两个小时多一点,甚至还没有见到恶灵的影子,他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这就是任务的可怕吗......

现在能够安全的抽根烟,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奢侈,现在徐朗只期盼着给他抽完这支烟的时间,好提提神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但现实是残酷的,当香烟燃烧一半的时候,楼上不知道第几层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吓得徐朗连忙从地上站起来。

这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叫声,恐怕是遇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事情,俨然失去了理智。

徐朗再次陷入了思考,去,还是不去。

上楼寻找很有可能会直面恶灵,以他现在的状况遇见就是必死。可是如果不去,很可能错失重要线索,可能就再也找不到生路。

徐朗从来不是一个犹豫的人,思考不到三秒钟,直奔第四层的楼梯间。

不去就是慢性等死,去争取救下那女子或许还有完成任务的机会。

徐朗迅速地攀爬着楼梯,并在每一层的楼梯口等待几秒钟,静听有没有逃跑的脚步声,一直到第9层,推开楼梯铁门,一个披头散发,满面惊恐的年轻女人正向楼梯口冲来,原本秀丽的脸却因为恐惧完全变了形,看起来犹如一只恶灵。

看到了楼梯口的徐朗,女子好像见到亲人了一样,竟然瞬间哭了出来,嘴里语无伦次不知在乱叫什么。徐朗知道事态紧急,虽然没有看到恶灵,但知道离他们应该也不远了,一把拽过女子进入了楼梯间。

女子仍然在乱喊乱叫,显然是吓坏了,徐朗低声呵斥了几句让她冷静点,否则这么大动静,逃到哪里恶灵都能找来。

女子仿佛心神已经崩溃,徐朗的话根本听不见,被逼无奈,徐朗上前狠狠地抽了她两个耳光,抽出沾血的水果刀,“再喊我就杀了你。”

看着面前凶狠的男人和那把满是鲜血的水果刀,女子终于闭上了嘴,但有两行清泪还是顺着眼眶流出,看得出真是吓坏了。

徐朗自知耽误的这一会,可能恶灵随时会出现,拉着女子的手就往楼上跑去,并顺手扯下女子随身的包扔往楼下。

两人特意放轻了脚步,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原本徐朗还以为女子不会这么老实,但她就任由徐朗牵着走,犹如一具行尸走肉。

直到一直跑到了13楼,徐朗停下了脚步,将楼梯铁门轻轻地关上,耳朵贴着门上静听了一阵,风平浪静,那只恶灵好像并没有追上来。

徐朗一直吊着的一口气终于吁了出来,看来这只恶灵没有那恐怖的感应能力,无法立马锁定活人的位置。他把女子的包从9楼扔下去,就是为了试试看能不能把恶灵骗下去,以此来判断恶灵是否有感应活人的能力。

还好,这次任务难度没有那么高,要不然基本在找到生路之前就死定了。

徐朗看着身边噤若寒蝉的女子,生路线索真的就在她的身上吗?

这里不是询问的地方,徐朗准备在这层搜寻下可否有躲藏的房间,用仅存的右手,拉起女子的手,一股凉意钻进掌心,那感觉冷的刺透人心,徐朗打了个寒颤,被毒蛇咬了似的瞬间松开,不由得观察了下身边的女子。

二十多岁,原本秀丽的长发,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一张漂亮的脸现如今五官狰狞,目光呆滞,不断咬着嘴唇,已经隐隐泛出了血,怎么看都是一个被吓坏的普通女子。

徐朗皱着眉头,

“难道刚才那种阴寒,是我感觉错了?

当前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询问一下她才是关键。”

两人一前一后,在13楼悄然地寻找着安全的房间,前方正在左右打量的徐朗却丝毫不曾发现,身后那好似提线木偶般听话的女子,却开始把目光放在了徐朗身上。

随后,她缓缓伸出了没有血色的左手,马上就要抓住了徐朗的肩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