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六章 笔仙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六章 笔仙

分享到:
关闭

徐朗手里拿着照片,不由得开始头皮发麻,这次他被自己的这个猜想吓到了。

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徐朗也不例外,他追寻恶灵的踪迹、对恐惧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惜命。

相反,自从踏进报社,知晓灵异存在的那一刻,徐朗就变得格外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有活下去才能找出父母死亡的真相,所以他可以为了活下去不惜任何代价。

而此时两只恶灵的猜想,让徐朗开始感到绝望,一次普通级别的编辑任务,难度竟然会如此之高。

徐朗面色铁青垂着头,盯着那张泛黄的照片,心中翻江倒海,目前他的处境极度危险,两只恶灵的存在,对生路浑然没有头绪,即便是徐朗也有些难以支撑。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原本地上静静躺着的霍小蓝的手机,屏幕霍然亮起。

上面提示一个昵称叫做“顾磊”发来了一条微信:“小蓝...如果你还活着,就悄悄来8楼的电梯处。”

徐朗无法解锁手机,但并不代表这个手机不能被动接受信息,此时这条微信正在屏幕前不断地滚动着,线索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出现。

这条微信出现的恰到好处,让本来有些绝望的徐朗再一次燃起了信心,没错,还有两个疑似存活的幸存者。这个顾磊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任务时间一点点的缩进,徐朗知道自己没得选了,转身上往8楼。

不过有了面对霍小蓝的经历,徐朗这次加以小心,在不判断出顾磊是不是真的活人的时候,他并不打算出现。

8楼的电梯,处于整层楼中间的位置,徐朗隐藏到走廊的拐角处,并没有立刻现身,其实这栋大厦的内部结构是一个倒着的山字。

每层的楼梯间正对应中间最长的那节走廊,此时的徐朗就依靠在这条走廊的拐角,密切注视电梯处的动静。

但徐朗蹲伏在这里大约已经有五分钟的时间了,电梯处始终空无一人,正当他准备移动位置避免被恶灵发现时,突然肩膀一沉,被巨力向后拖拽,失去了重心,仰面向后倒去。

徐朗心中凄然顿起,以为自己被恶灵抓住,即将被虐杀的时候,仰头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脸。

那个男人扶住徐朗要倒地的身体,面带惊恐摇着头示意别出声。

看到是一个人,徐朗剧烈跳动的心稍微缓和了不少,看见男人的动作,他明白,控制好身体半蹲在墙边。

男人紧张的左右扫视了一圈,贴在徐朗耳边说:“那只恶灵目前不在这里,你是谁,我给霍小蓝发微信,怎么她没出现你却来了。”

看来这个男人就是顾磊了,徐朗看着眼前他的做派应该是一个活人,就掏出霍小蓝的手机扬了扬,小声说:“霍小蓝死了,我叫徐朗捡到了她的手机,看到你发的微信就跟了上来。”

顾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小声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往8楼的阳台去。”说完也不等徐朗表态,往楼内深入。

徐朗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悄咪咪地跟了上去。

8楼的阳台是一个大约10平米的小平台,此时顾磊紧张兮兮地从包里拿出了一堆东西,一直普通的办公笔,又拿出一个笔记本,撕下来一页,不管身边的徐朗自顾自地写上一些字。

趁着这时候,徐朗开始打量起顾磊,果然过了十几年仍然能看出他就是照片里最左边的那个男生,因为他嘴角有一颗黑痣,从来未变。

顾磊一边忙忙活活地把手头的事情弄完,神秘兮兮得对徐朗说:“你也是误入这栋大厦的吧,你见到那个东西了?”

徐朗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等待他的下文。

顾磊靠了过来,“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常规的方法是不行的,相信你也尝试过了,这地方被那个东西诅咒了,现在我有一个消灭那东西的办法,但是需要你的帮助!”

徐朗看着面前言辞凿凿地顾磊,心中充满了不屑,如果恶灵可以消灭,那我就不用来执行任务了。但不可断言他的行为不是一条生路,徐朗冷淡地问:“你有什么办法?”

顾磊嘿嘿一笑,“笔仙玩过吗,我们利用笔仙来把那个东西送走!”

徐朗听到这话一愣,笔仙他当然知道,曾经处理过一个案子就是所谓的笔仙杀人案,但其实最后是同一个寝室女生以灵异的噱头杀害了室友。

而在任务中,恶灵是存在的,这时请笔仙无疑是把恶灵招过来,这种引火烧身的愚蠢做法,徐朗怎么会答应。

徐朗断言拒绝,但顾磊却相当诚恳,“相信我,真的能做到,曾经我就做过一次,真的送走了一个恶灵,就在这栋大厦。”

顾磊言出惊人,徐朗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任务的最终线索!

措辞片刻,露出斩钉截铁的态度:“我不相信,那东西的恐怖我也见过,你靠请笔仙是怎么送走的?”

顾磊见不说出事实,面前的男人根本不会答应,低下头眼珠滴溜溜地转起来,随后开口说:

“大概是十二年前,当时的我才上初中,什么都爱玩但玩什么都觉得不够刺激,后来听说京名大厦是个凶宅,于是我就撺掇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在晚上来到了这栋大厦,玩起了笔仙。

一共15层的大厦,我们为了寻求刺激特意选了13楼这个不吉利的楼层,在一个房间里点上了一只蜡烛,开盘请来了笔仙。

我们两人一组轮番上阵,但是请了半天都笔仙都没有出现,因为我们是五个人来的,空出了我,最后又拉上了一个朋友,再次和我重复请笔仙。

这次不一样了,开始没几分钟,旁边的蜡烛上的火苗竟然从黄光逐渐暗淡成了幽绿色,之前因为有一个女生,也就是霍小蓝害怕,我们一直就没关门,但当火苗变色之后,门自己砰地一声关上了,吓得我差点松了手。

周围情况的不对劲,我感觉可能是我们真的请来了笔仙,当时几个朋友害怕想回家,但我知道不遵循笔仙的规则,我们恐怕都回不去了。“

说到这顾磊偷眼看了下一旁的徐朗,看见他仍然平静地听着故事,没有异样,就接着说了下去,

“随后就是正常请笔仙的那一套,不得不说笔仙真的很厉害,我询问了我以后会不会有钱,女朋友漂不漂亮一些东西现在都一一应验,但我对面的朋友吓得手一直发抖,我怕他万一害怕到松了手,会连累到我们,我就想送走笔仙。

哪知道我刚要开口,那个男生突然一用力把铅笔弄折了,我们当时所有人都吓住了,未送走笔仙,铅笔中途折断是要得罪笔仙的。我们质问他为什么折断铅笔,他却搪塞我们说手抽筋了,不是故意的。

几个朋友尝试去开门却发现门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根本推不开。

后来我们死马当活马医又拿上根铅笔,试着能不能好言赔罪请笔仙离开。

我们询问可不可以离开,笔仙回答当然可以,可是当我们激动着说“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可否请笔仙离开的时候。”突然铅笔剧烈晃动了起来,用力扎向地上的纸,歪歪扭扭地写下了几个字,留下一人做替身,其余可走。”

顾磊叹了口气说:“你也遭遇了灵异事件,知道那东西的恐怖,不遵循它的说法,我们根本活不下去。”

徐朗明白他的意思,应该他们最后五个人中走了四个,没走的那个留下做了大厦恶灵的替身。

顾磊接着说:“当初留下的人是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叫做郝明,他家里条件不好,我们都格外照顾他,请笔仙时就是他折断了铅笔,我们也没有责怪他,最后只是抓阄看运气,谁知道他运气这么不好被选中,当时我们几个小孩除了跑也没能力和恶灵抗衡。”这段话说的极为诚恳,甚至眼角还有些湿润。

“之前的经历,是因为郝明请笔仙失误,所以不能将笔仙送走。只可惜现在晓东死了,付景还没开始和我请笔仙就被杀了。那么这次我和你小心点完成笔仙的程序,完成最后一步,送走恶灵,就肯定没问题。”

徐朗没有回答他,对于事情的梗概和任务源头的推测已经大致明朗。

原本京名大厦确实有一只恶灵,把这里的住户残杀使得大厦变成凶宅。十二年前,这五位作死的初中生跑到大厦内玩笔仙,谁知道真的请来了恶灵,但被困在大厦的那只恶灵却没想要把他们杀光,而是用笔仙的手段,留下一个作为它的替身,它好离开这个困住自己的大厦。

而最后留下的那个初中生,郝明,就成为了新的恶灵。

但顾磊的话有一点是解释不通的,那就是为什么报社把他们当年死里逃生的四个人重新拉进了大厦,这样一想恐怕是为了激发死去郝明的恶灵本性,找他们四个报仇,从而建立起这次任务。

那么当年留下的郝明,就不是由顾磊所说是抓阄留下,恐怕是以暴力手段,甚至是直接杀死了他,然后丢下的。

想到这里事情明朗了起来,徐朗就觉得生路绝不是利用笔仙的手段把郝明送走,因为如今郝明成为恶灵,想不想杀人是看心情,不是笔仙仪式能左右的,现在明显是不报仇雪恨决不罢休。

顾磊看着徐朗仍在沉思,一句话不说,心里着急:“目前整栋大厦只剩我们俩,只有这一次机会,你还犹豫什么!”

徐朗看着眼前心急如火的顾磊突然笑了:“你那么着急请笔仙是干什么?还是说你有别的目的迟则生变?”

顾磊听到这话一愣,旋即挠了挠头,笑着说:“哪有什么目的,这不是眼看找到出去的办法,谁愿意在这地方多待下去。”

徐朗把手揣进了右边的兜里,握住了藏在那里的刀:“哦?你认为世界上只有你是聪明人,别人都是傻子吗?你是想故技重施,利用请笔仙把我留下做恶灵的替身吧,就像你们当初抛弃郝明一样。”

顾磊脸上笑容顿失,干脆不装了,脱下外套露出一身肌肉,看了看徐朗抱着纱布的左腕,“你说得对,不过让你失去行动能力,我一样可以完成计划,笔仙,一个人一样可以玩。”

看着一身肌肉的顾磊,那都是实打实练出来的,和健身房里一些靠吃营养品堆的完全不一样,别说现在徐朗失去了一只手,就算完好,他也打不过。

看着眼前逼近的顾磊,徐朗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只不过这个办法风险极大,但此时恐怕也没有选择,如果被废掉行动能力,他怎么样都必死无疑。

徐朗背靠着墙,死死地盯着顾磊,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一声:

“郝明!!!”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