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八章 千钧一发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卷 大厦怨灵 第八章 千钧一发

分享到:
关闭

“怎么会这样,恶灵明明已经优先攻击顾磊,甚至我抢先出手都没有受到恶灵攻击,这说明我对生路的猜测是对的,可...可他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难道,只要触发死路就没有第二种逃脱的机会吗......”

徐朗的心沉入谷底,一个普通级任务在他看来难度却有些接受不了,感受着楼下死亡在不断逼近,徐朗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明明是主动接触灵异事件,口口声声说要寻找真相寻找恶灵。

但真当恶灵近在咫尺的时候,徐朗怕了......身躯不可控制地发抖,有些站不起来。

这就是人类的本能吗?哪怕心中有多么深的执念,多么冰冷的性格,面临死亡也会感到恐惧,也会不知所措。

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次恶灵同样不急不忙,但徐朗心里的压迫更强,因为他再没了把握面对这只恶灵。

“放弃吗?我根本对抗不了这种东西,一只从头到尾都没展现超强能力的恶灵却几次将我逼入绝境,生路都想尽了,我还有什么办法......”

“不,不行。我好不容易才进入这里,我离父母死亡的真相很近了,13号别墅显然是一次报社任务。在这个时候放弃,那我18年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一定还有别的生路,一定还有!”

此时徐朗已经看到下方楼梯扶手上,出现了一只苍白、毫无血色的手,当即向上疯跑,逃,只有逃来争取时间想到下一个生路。

而恶灵仿佛察觉到原本等死的徐朗,此时竟然再一次向上逃窜,已经把这个活人当做盘中餐的恶灵,旋即追了上去,这次的速度却和之前天差地别,若是徐朗看见一定会露出骇然的表情。

这几乎超越了人类速度的极限,徐朗明显听到楼下脚步声节奏的变化,面色一变,爆发了此生最快的速度,急速冲刺。

“生路...所有线索都分析透了,到底还有哪里被遗漏了!”

突然狂奔中的徐朗,一道闪电在脑中划过,他终于想起哪里不对劲。

在13层的时候,不再继续向上,而是转头推开了楼梯铁门。

对,现在所有线索都已经分析透彻,唯有13层霍小蓝引自己进入的那个房间,整栋大厦所有门都是紧闭的,靠外力根本打不开,只有13层最里端的那个房间可以进入。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房间正是徐朗一直未曾留意的线索,进去,进去那个特殊的房间,另一条生路一定就在那里。

徐朗从来没有如此剧烈的奔跑过,汗水从额头不断地滑落,身体本就消瘦的他又缺乏锻炼,跑了这么一会就已经疲惫不堪,自从出了楼梯后速度越来越慢。

一直不敢回头的徐朗,知道恶灵就在自己的身后,逐步逼近,察觉到体力有些跟不上,一咬牙把背包甩掉,又加速冲刺。

13层楼的走廊比他想象中的漫长许多,此时此刻距离最里端的房间,还有十米,甚至能看到房门上的金属把手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这给了他莫大的鼓励,此时的徐朗急需要心理暗示,暗示自己进入房间就能活,给自己一个希望支撑疲惫不堪的身体。

五米、三米、一米......徐朗伸直了自己仅存的右手,就差几公分就能摸到把手,打开房门。

但此时,徐朗散落的长发,却被一双手牢牢抓住了,狠劲被往后拽,整个头颅被巨力拉成了接近90度的后仰,甚至能听见骨骼的“咔池”声。

徐朗几乎要握住那个把手,但因为这样一拽又被拖出去一步。恶灵追上来了。

其实若以恶灵的速度,早在走廊不到一半的位置就已经抓到徐朗,但人类总在绝境中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让本来无比接近的恶灵再一次被甩开距离。

而此刻,人终究是无法与恶灵相比,徐朗被抓住头发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这些,几乎是被拖后一步的瞬间,徐朗再次拿出了兜里的刀,不看后面,直接向后一抓,正握在一只冰冷的手背上。

徐朗心中一凛,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切了下去,当然不是切恶灵的手,万一切不断就会直接被拉断脖子,而是那只手背抓着的一缕头发。

唰的一声,头发落地,徐朗瞬间恢复了行动能力,一把扑向了房门同时右手转动把手,整个身体载进了房内。

倒地的徐朗扫了一眼房间,立刻就看到不远处倒地的一个女尸,霍小蓝。

不,她还没死,因为她的胸口还有略微的起伏。左腕处空空如也,鲜血已经停止了滴流,面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昏倒了过去,

徐朗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因为这四个人竟然还没死光!被附身的霍小蓝,只是被恶灵拉断了左手用于困住自己,但并没有杀害她。

至于为什么......徐朗没时间多想,生路是对的,但是却没有完成,只要杀了面前昏迷的霍小蓝,这次的危机就解除了。

徐朗体力流失过多,连滚带爬向着霍小蓝的方向赶去,但此时恶灵再一次追了上来,闻到尸臭的徐朗没有管它,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杀!杀死霍小蓝他就能活!

他现在与霍小蓝的距离相当近,不出一秒钟他就能抓住霍小蓝一刀捅下去终结这一切。

但此刻恶灵再次抓住了倒地的徐朗,右脚被牢牢锁住再不能向前一步。

右脚和头发不同,恶灵根本不会给徐朗割断右脚的时间。

徐朗的身体马上要被恶灵倒立提起,一旦被提起来,徐朗只能任由它宰割再没有反抗的余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徐朗将右手的刀,立了起来,狠狠扎进了霍小蓝的右臂。

恶灵将徐朗由后方缓缓提起来,但徐朗紧紧握着刀,暗暗朝着斜方用力,同时勾起了霍小蓝右臂。

此时呈现了一个极度诡异的场景,一只浑身腐烂的恶灵,倒提着一个男人,而男人仅存的右手上却攥着把刀,那个刀勾住一个昏迷的女人,她也被微微抬起。

徐朗虽然没了左手,但还有嘴,一口咬在霍小蓝被抬起的右臂,牙狠狠地刺进了血肉之中,能感觉到正咬在骨头上。

霍小蓝眼皮抽动,刺骨的疼痛几乎要把她弄醒,但却最终没能睁开眼睛,徐朗的牙关一阵发抖,满头大汗,但不敢松口,右手的刀拔了出来,使得口中的重要剧增,险些支撑不住。

这一次就发生在不到两秒钟内,恶灵双手握着徐朗的双腿,企图和杀死顾磊一样,撕开他的身躯。但徐朗手中的刀却先一步落下,正扎进了霍小蓝的心脏,鲜血泵溅,还有几滴喷进了徐朗的眼睛里。

突然,徐朗感觉腿上的力量骤然消失,扑通一声整个身体砸在了地上,脸部着地的他感觉鼻子一酸,但徐朗手中的刀没有停,一下又一下地继续往霍小蓝的心脏处猛扎。

霍小蓝死得不能再死,徐朗回过头看到整个房间内已经没有了恶灵的踪迹,那股窒息般的尸臭味也消失,仿佛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一切好像一场噩梦,但徐朗浑身的鲜血却预示着这就是现实,他真的死里逃生。

徐朗的第一次任务,单独执行的任务,凶险万分,几度濒临死亡,但在距离任务结束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他活下来了。

鼻血一直流淌,将前襟都染红,但此刻的徐朗根本没力气去擦拭,浑身力气丧尽,他靠在已死霍小蓝的身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脱力的右手哆嗦着拿出右边上衣的兜,打火机按了几次都打不着火,他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松手将烟盒扔掉,放弃了点烟的想法。

闭目养神的徐朗,感叹活着的美妙,此时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执行员工,徐朗。提前解决灵异任务,完成报告提交即可回归报社。”

这阵机械的声音,对于徐朗来讲宛如天籁。

徐朗拿出随身的录音笔,接着上次的录音将之前经历的一切完成报告,本来对于京名大厦还有些疑问,例如身边的霍小蓝。但徐朗想了想不敢多待,随即心想:“提交报告,回归。”

一道白光从徐朗的身体内部喷洒而出,将整个房间点亮,徐朗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的“诡报社”大厅沙发上,坐着五六位员工,临近徐朗任务结束时间还有最后几分钟,他们低头交耳,都在猜测这个独特的新人能否活下来,甚至最边上坐着的两个人,还拿此事下注。

而严言,目视前方,俊朗挺拔的站在大厅中间,眼神中透着期待。其身旁何孝搓着手也焦急的等待着,只不过谁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惺惺作态。

不多时,白光闪烁,一个浑身是血、左手残缺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大厅。

这一出现,让沙发上的众人,开始沸腾起来,之前用徐朗做赌的两人之一,一个身材矮小但体型肥胖的小青年最为激动,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喊大叫:“我程果果看人从不会错,我就说他能活下来吧,你们几个快给钱!”

众人表现暂且不谈,徐朗出现在大厅中间没有立刻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左腕酥酥麻麻,又疼又痒,定睛一看自己被割断的左手竟然缓缓长出血肉来,没过两分钟左手完好如初,用力捏了捏发现控制自如,就像原来一样。

“任何在任务中造成的伤势,只要你还剩一口气,回归报社就会自动修复。”一边的严言低头俯视着徐朗,缓缓开口说明了情况。

何孝上前将徐朗扶了起来,竖了个大拇指:“老弟厉害啊,第一次参加任务,还是单独执行竟然真的能活下来。”

徐朗听到这话,摆了摆手,简单回应了下,何孝随后说:“刚执行完任务,你先休息下,一会我去你的房间介绍下报社的规则。”

徐朗点了点头,把目光移向了严言,他记得任务开始前严言对他有话说。

严言见徐朗看着自己,却摇了摇头,“你刚回归,休息过后再来204找我吧。”说完转身回楼上。

徐朗向周围看着自己的人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摆脱了何孝的搀扶,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好好睡一觉。

大厅内已经空无一人,何孝憨厚的笑容顿然消失,面色阴沉地轻轻念叨:“徐朗,不简单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