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噩梦求婚 第九章 我们是一类人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卷 噩梦求婚 第九章 我们是一类人

分享到:
关闭

报社的203房间,何孝正端坐在真皮沙发上喝着酒。

他的房间奢华无比,墙壁上堆满了各种奢侈品,整体装潢呈欧式风格,显得富丽堂皇。

何孝在进入报社前是一个保安队长,但工资低微,自打进入报社吃喝住行都极尽奢华,对外说进入报社已经够悲催的了,如果再不享受享受,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

外表憨厚,看起来热心的老好人形象的他,被推举成了队长,但真正聪明的人,是让人看不出他的聪明,没人知道这个总是笑容满面的人,心机和城府有多深。

此时他正拿着手机,十指不断在屏幕前摩挲,看着一道号码,显得十分犹豫。不多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拨通了号码。

本来阴沉的脸,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忙的换上一副阿谀讨好的表情:“先生,是我,有情况向您禀报下,呵呵。”

电话那头传出个沙哑的男声,言简意赅有些不耐,”说。”

“报社刚进来一个怪异的新人,名叫徐朗。他不仅没有参加新手任务直接出现在报社内部,而且入社当天就接到任务,并且是罕见的单独参加。这...这样的事情我只在您身上听过......您看?”

“哦?这个叫徐朗的看来有些特别啊,你既然打来这个电话就说明他活下来了吧。”

“是是是,虽然有些狼狈但还是活下来了,此人据我观察内心强悍、推理能力应该很强,但我摸不透他的虚实,我不清楚他是否会成为我们的障碍,您看是除掉还是?”

“一个新人不碍事,你继续观察再有情况向我报告,做好你安抚员工的工作,他们还有用。最近我也要执行任务了,你好自为之。”

“啊?好好......那我不打扰您了。”

等到电话挂断,何孝面色一沉,狠狠地将手机摔在地板上,摔个粉碎。他能度过五次任务,完全是靠这个人的场外帮助,可这次他显然是弃自己而去,下次就是第六次任务,靠自己度过,希望着实不大。

“唉,希望下次能和严言一起执行吧,也许还能熬过去。”

距离回归报社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徐朗这一觉睡得可谓香甜,何孝的敲门声都没有叫醒他。

已经是下午的两点钟,徐朗才昏昏沉沉地醒来,立马从床头抓起一支烟点上,开始在房间内吞云吐雾,昨天晚上在任务中没点上的那根烟,时隔十二个小时终于续上了。

香烟是徐朗仅有的解压方式,他身上的担子和普通人相比沉重太多,但经历过一次任务之后,徐朗发现其实任务也是一种解压方式,从死亡边缘迈两回,就会明白能一觉睡醒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不得不说,徐朗的心态实在是强大,换做另一个人听到可能都会觉得他是神经病。

抽完一支烟,徐朗赶紧去洗了个澡,昨晚到房间几乎躺下就睡着了,一身脏乱都没来得及清理。

而洗完澡的徐朗看着镜中的长发,随手变出了一把剪刀,唏律律地剪上了头发。

被恶灵抓着头发逮住这种事经历一次就足够了。

打理了一番换上一身干净的运动服,徐朗亲自来到了何孝的房门口,“咚咚咚”敲响了房门。

何孝此时正在吃饭,听到敲门声赶忙走到门前,手里的饭碗都没放下,不知是刻意作态还是真的忘记了,看到是徐朗,他的笑容更甚,“徐老弟啊,你这一觉睡得可不轻啊,哈哈哈。”

“打扰了何队长,不知你在吃饭,那我稍等下再来。”

“哎哎哎,不用那么麻烦,你吃了没,一起啊。”

说着就自来熟地拉起了徐朗的胳膊,请进了屋里,看着眼前偌大的房间,徐朗有些诧异,为什么外面看去每个人的房间大小差不多,而何孝的房间却大自己数倍。

看到徐朗面带疑惑,何孝一边变出副碗筷一边说道:“先坐下,你肯定有很多疑问,一起吃点,咱们边吃边聊。”

徐朗本来想拒绝,但是几乎一天一夜没吃饭的他闻到菜香就忍不住了,拿起桌上的碗就吃了起来。

拿起碗筷徐朗可没把自己当外人,这顿饭吃的可谓是风卷残云,何孝脸上的肌肉看得都有点抽搐,本来菜做的不少,四菜一汤,但自己还没怎么动筷,徐朗那边已经吃下去一大半。

何孝微微咳嗦了下,有些怪异地看着徐朗,徐朗自觉有些尴尬但面色如常,肚子已经填了七八分,就慢悠悠地问道:“何队长,对于报社我还有诸多不解之处,还希望你不吝赐教。”

看着桌上一片狼藉,何孝也无心再吃了,旋即撂下碗筷,侃侃而谈:

“我们都是一群不幸的人,比如我就是当时值夜班,巡视大楼时突然遭遇了恶灵,被卷进了灵异事件,侥幸活下来。这就是所谓的新手任务。

当初刚进入报社之后,资深者告诉我要执行十次任务才能离开,我也被吓得半死,窝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敢出门。在这期间,接待我的资深者就在下一次任务中全部团灭了,虽然我没看到任务内容,但我猜测那是一次困难级别的任务,否则不会让所有资深者全部死绝。

整个报社就剩下我一个人,直到严言来到了报社。”

徐朗也有些惊讶,难道困难级的任务是无解的吗,那么多资深者一个都活不下来。

何孝摇了摇头,示意不要紧张,“困难级离我们还太远,还是说眼下吧。关于报社的规矩其实也没什么。

房间内可以变出你想要的一切和修复伤势这些你也知道了。还有就是房间内部的构造也可以随心所欲,但是外面看去都是一样的。”

“另外报社内禁止打斗,更别说杀人,并且这里是恶灵的禁地,无论是人还是恶灵,只要你在报社里就绝不会产生威胁。”

说到这,何孝偷眼看了一下徐朗,想了一下,又悄咪咪地说:“当然,有些恩怨也可以在任务中解决。”

徐朗眼神一凛,推了推眼镜,略有所指地盯着何孝,“哦?恶灵如头顶悬剑,这种情况下还有人会做这种蠢事吗?”

“呵呵,有人就有恩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何孝变出一罐啤酒,随意说道。

徐朗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还有就是,一般一个任务的间隔期有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每周只准离开报社48小时,回来时随便拦一辆车,说去“诡报社”,就会被拉到门口,若不及时回归,就会遭到抹杀,这点切记。我还是建议你先把父母这边事情处理下,把原来的工作辞掉,反正现在活下去是唯一的正事。”

何孝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也是有点小心思,侧面询问徐朗的背景。

徐朗当然意识到了,自然地回答:“了解了,我是孤儿也没有工作,正好省的麻烦。”

何孝看了一眼徐朗,一时间也问不出什么,就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复印纸,递给了徐朗。

“这是目前报社的居住信息,每个人都对应着房间号,你留着吧,到时候找人方便些。”

徐朗接过复印纸,大致扫了一眼,目前15个房间算上自己住了12人,但其中208一个房间竟然住了四个人,这让徐朗有些疑惑,但并没有问何孝是怎么回事。

没有开口询问18年前,那次13号别墅的任务,徐朗也不觉得有人能在报社存活18年,何孝更不会知晓。眼看问的差不多了,就准备告辞。

何孝笑着说:“你回去有空的话,把这次任务的报告可以发给我一份,也能给其他员工一份借鉴嘛。”

徐朗也表示没问题,转身就要离开,等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何孝在后面神秘兮兮地说了一句,“小心严言。”

等徐朗转过头的时候,发现何孝又一脸无害地笑着和自己挥手。

暗自记下这话,推门离去了。

没过多犹豫,徐朗出了门转头就去往隔壁的204号房间,敲响了门。

几乎是这边刚敲下去,门就打开了,严言挺拔的身影就站在门口。

徐朗没觉得奇怪,严言和何孝离得这么近,刚才他去往何孝那里的动静,严言肯定知晓。

两人互相对视了下,严言转身往屋内走去,徐朗关上了门跟了进去。

严言的房间和何孝简直是两个极端,何孝是豪华,而严言的屋内说是家徒四壁一点也不夸张,整个房间不大,该有的都有但丝毫不觉得拥挤,屋内的摆设最大程度的利用了空间,这和严言本人的性格十分贴近。

给徐朗开门后,严言就径直走到了桌前坐下,徐朗观察片刻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对面,严言一言不发看着徐朗,徐朗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打算,两人就正对着互相打量。

严言端坐在椅子上,一丝不苟的样子,锐利的眼神中带着侵略性,肆无忌惮地在徐朗身上巡视,徐朗就显得随性很多,胳膊斜跨在椅背,点了根烟,并随手扔给严言一根。

严言没想到徐朗会是这个举动,拿起烟,问徐朗借了个火,笑了:“有意思,我还蛮喜欢你的。”

“是吗,我以为你不会抽烟。”

“我确实不会,但你给的,我可以尝试抽一下。”

徐朗吸着烟,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并没有开口,不了解一个人的目的时,就不要开口,要不然就会陷入被动。

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只有一阵阵烟圈从中间升起,弥漫了整个房间。

一支烟抽完,严言突然开口说:“加入我的团队吧,否则你很难活下去。”

徐朗平静地说:“再给我个理由,只是活下去还不够。”

严言把香烟扔在地上,用力踩了踩,随后把脸凑到了徐朗面前,盯着对方镜片下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因为我们是一类人。”

徐朗推了推眼镜,叹了口气说:“可惜我们不是一类人,即便吸着同一种烟也不是。我不会加入你,但我可以和你合作。”

严言退回到了椅子上,过了许久缓缓说:“可以。”

徐朗离开了,他没有加入严言的团队,也没有细问团队都有谁,因为他知道严言团队里的那几个人都活不久,一旦利用价值被榨干就会被严言丢掉。是否有利用价值是严言的行为准则,从房间的摆设到行为方式都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冷血的人。

与他选择合作,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

徐朗走在长廊里,推了推眼镜,将眼神中的冷酷和漠然隐藏了下去。其实严言说的对,他们就是一类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