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噩梦求婚 第十章 中等级任务发布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诡报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卷 噩梦求婚 第十章 中等级任务发布

分享到:
关闭

徐朗回到房间里,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打文件,上面林林总总有大小十几次的任务报告。上次因为接到的是普通级任务,所以徐朗也只研究了普通级的报告。

但最后还有两份报告,却是属于中等级任务。一份是“午夜游乐场”一份是“深井”,这次有时间仔细研读,徐朗点上根烟陷入了报告中。

这两份中等级任务报告,和普通级的分量完全不一样,甚至整理风格都完全不一样,看起来是出自两个人之手整理的。

这让徐朗更加重视,仔细研读并代入其中,时间过得很快,再抬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

徐朗长舒口气,抻了抻僵硬的脖子,叹了口气:“唉,中等级和普通级难度几乎呈几何倍增长,如果是我活下来的几率不到十分之一。”

了解到了中等级任务的难度,徐朗越发觉得严言这个人当初说加入他就能活下去,绝不是空话。因为这两次任务,他都有参加,甚至生路都是靠他自己一人力挽狂澜寻找出来,要不然整个报社都会团灭。

中等级任务尚且如此,那么之上的困难级又是怎样的恐怖,徐朗隐隐相信了何孝所说,困难级任务就是毫无生路的无解任务!

徐朗站起了身,走向洗手间,水拍在脸上,清醒下昏沉的头脑,正当他边擦脸边回到卧室的时候,房门被敲响。

打开门一看,何孝那张堆满了笑容的脸就出现了,“呵呵,徐老弟,刚才接到通知,五分钟后会出现新人,迎接新人是我们的传统,一起去吧。”

徐朗表示可以,想探究报社的隐秘,就要先融入其中,顺手取出任务报告交给何孝,旋即与他一起下了楼。

来到大厅,目前已经坐了五六个人,看来何孝是最后通知的自己,徐朗坐在了沙发的最边上,而何孝选择站在大厅等待新人。

此时徐朗发现对面一个绿毛的男青年一直观察着自己,他皱了皱眉,不清楚这个眼神中充满敌意的青年的目的。看到徐朗也看向自己,绿毛直接走了过来,贴着徐朗的脸,露出趾高气昂惹人厌烦的表情说:

“你就是徐朗啊,大爷我叫绿毛,就给你这新人一次机会,加入我们团队,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话,还哼哼了两句,十分欠打。徐朗看着这人就觉得他的团队也是乌合之众,连理都不理,随手抽起了烟。

绿毛一看徐朗这幅作态,气的牙根直痒痒,想要动手,但报社内不许争斗,就站在原地堵着气瞪着徐朗。

徐朗旁边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凑了过来,哈哈大笑:“你不用管他,神经病一个。认识下我叫程果果,是个心地善良,品德优秀的三好青年。”

徐朗瞥眼一看,这个叫程果果的胖子正眉飞色舞地拿着罐可乐,看着有些眼熟,正是昨天自己刚传送回报社时,拿自己的生死下注的那个胖子。

看徐朗没有搭理自己,程果果又把目光放在前方干瞪眼的绿毛身上,“还杵着干嘛啊,没看人都不搭理你吗,丢脸丢不够吗?”

绿毛心想什么人现在都能在他头上撒野了:“你个死胖子,别以为活过几次任务就拽上了天,要不是报社里不能动手,大爷今天非得把你牙掰掉。”

“哎呦,我好害怕啊,你千万别有求到我头上的那天,到时候即便我想到生路也不会告诉你。”

其实这个程果果虽然外形看上去普通,但头脑却是不简单,也度过三次任务,表现可圈可点。

这时楼上皮鞋声响起,是严言从楼上下来了,看着大厅里咋咋呼呼的绿毛,眉头一皱,低呵道:“绿毛,滚回你的座位去。”

绿毛听到有人骂自己,当即转头想回骂,但看见来人是严言,又把头缩了回去,极为听话地坐回了沙发。

而严言目不斜视,径直走到了徐朗身边,程果果看见严言要坐在这,也让出了位置。

徐朗吸着烟,没看身边的严言:“哦?原来这就是你团队里的人?你也要这种人吗?”

严言轻轻的说:“你不懂,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报社大部分人都是他这种货色。平常没什么用,但进了任务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程果果在边上摸了摸脑袋,听到严言和徐朗那边交谈起来,他有点诧异,严言从来没对别人这么热情过,难道徐朗加入了严言的团队?

那以后得小心点徐朗了,他可是亲眼看见过严言是怎么对待其他员工的。

这边徐朗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严言搭着话,站在大厅门口的何孝,突然说了一句:“来了。”

徐朗仔细看去,因为自己是直接出现在报社内部的,对于新人入社不太了解,想借着这个机会,看一下新人入社的过程。

熟悉的白光闪过,大厅中央,出现了三道身影,其中一个站立着的男子,一头短发,面色坚毅,他的周围宛如一道寒冰,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有一个地方与众不同,他只有一只耳朵,而且没有被报社修复,显然是进入新手任务之前就失去了。

一身黑衣十分干净,像是轻松度过任务一样。但身旁的两个人就不一样了,一个年轻女人蹲坐在地上,浑身是血怀里抱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男孩虽然面色有些惊恐,但还算镇静,没受过什么伤。

不到两分钟时间,年轻女人的伤势被报社修复。

何孝又挂着标志性的笑容,迎了上去,“三位新人,相信你们也是莫名其妙遭遇了恐怖事件,活下来的人,但我无法恭喜你们,因为这里是诡报社,我们是一群和恶灵打交道的人......”

何孝将报社规则和任务情况说明了一番,那个黑衣男子始终冷着脸,听完这些话没表什么态。一旁的年轻女人听后原本站起来的身子又一下瘫坐了下来,抱着男孩,抽泣着说:“弟弟,我对不起你,要不是我下班晚了......”

相反,那个男孩却乖巧无比,冷静地擦着姐姐的眼泪,小声安慰。

徐朗看到这一幕有些感慨,这个男孩和当年的自己很像,只是他连一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感受到旁边徐朗的情绪发生了变化,严言看着眼前的姐弟也若有所思。

何孝等三个新人,调整好情绪,温和地开口:“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吧,之后我们都属于一个大家庭的人了。”

黑衣男子率先开口,语气和他的气质一样拒人千里之外:“无名,无业。”

众人一楞,旋即明白这个新人是不方便透露自己的信息,随后那个年轻女人也缓过一些,情绪低落地说:“我叫林青,这是我弟弟林弘。我是......我是一个服务员,我弟弟还在上学。”

听林青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也有所隐瞒。

随后就是选择房间的琐事,徐朗自觉无趣,就准备起身离开,这时严言突然凑到徐朗耳边说了一句:“小心何孝。”

说完不等徐朗回应,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一个挺拔的背影。

“有意思了,何孝叫我小心严言,严言叫我小心何孝。”徐朗心里这样想着嘴角露出了笑容。

擦肩而过的程果果看到这里,打了个寒颤,“以后得离徐朗远一点,看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这个报社里像我这么心地善良的人,可太少了。”带着一脸“天涯何处觅知音”的表情,故作孤独地离开大厅。

徐朗回到房间后,就登上了之前放置好的跑步机,此时正大汗淋漓地跑着。

继上次在京名大厦的玩命逃跑,他意识到员工在恶灵手底下能挣扎的手段不多,必须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要不然下次跑都没法跑,多加锻炼肯定有好处。

毕竟,可以不用跑过恶灵,只要跑过其他员工就行了。

大约锻炼了一个小时,徐朗就上床睡觉了,一夜无话。

但第二天,徐朗却早早地出门了,他并不是要回家,而是去往了春溪路23号,京名大厦。

他要去验证一个事情,果不其然,徐朗一下车就看到京名大厦和任务中截然相反,底层的门市店客来客往生意极好,正当早晨上班时间,可以看到不少上班族打扮的人从楼内出来。

可以说这里门庭若市,丝毫看不出凶宅的样子,与任务中那破败不堪的样子呈现两个极端,徐朗来就是为了看到这个景象。

现在的京名大厦就和当初的13号别墅一样,报社诡异的能力修改了一切,甚至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一旦报社选定了任务地点,那么这里的一切都不存在于现实,是介于现实虚构出来的场所。

徐朗进入报社后,本以为真相会越来越近,但不断深入了解却发现这一切完全不是人类所能想象的力量,而他的人生正是被这种力量掐住了咽喉,任其摆布。

本来坚信自己的记忆是正确的,但如今这诡异的发现,惊人的猜测让他真的产生了怀疑,13号别墅的事情越来越复杂,徐朗隐隐感觉儿时的真相,牵扯着报社最核心的隐秘。

但此时,徐朗的头部又开始剧烈疼痛,有过一次这样经历,所以他强忍着疼痛,开始查看着脑中的信息,当看到这次任务的时候,徐朗身躯一颤,眼神露出了惊骇。

“噩梦求婚,中等级任务!!!”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