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长姐出阁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陆二少的小娇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001、长姐出阁

分享到:
关闭

“刚出锅的肉包子嘞,两文钱一个,又大又香,吃饱了才好干活。”

“哎哟,赵哥,您可回来了,咱等您的货可等了大半个月,这次又从西洋人那边淘了什么宝贝来?”

“诶诶诶,那边的,小心抬着点儿,这箱子里可是前朝的瓷器,摔了你可赔不起。”

下了半个月的雨终于是停了,这不,天才微微亮,四方城的街道就迫不及待的热闹起来了。

南来北往的商客沿街叫卖他们的货品,码头工人也一如既往的繁忙,大商人们带着自己掌柜的查验刚到的货物。

苏家是四方城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码头边停靠的船只大半都是姓苏的。

苏家这次是二老爷带人去南边进货,原本早些天该回来的,可这该死的雨下个不停,为了稳妥只能走走停停,好不容易赶在四月十八日这天回到四方城。

船一靠岸,苏二老爷扔下一句“照我刚才说的办,有什么事晚些来府上报”就急匆匆走了,留下几位掌柜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地开始指挥伙计去清点卸货。

有那不知缘由的掌柜好奇,拉着知情的刘掌柜的就问:

“刘掌柜的,二老爷这是怎么了?路上就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只看这风雨一小就坚持要赶路。”

“没什么,就是东家的大小姐今儿出阁。”

“哟,这是大喜事啊,二老爷怎么也不说一声,我老胡也想讨杯喜酒尝尝呀。”

“喜酒?算了吧,这还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呢,别瞎凑热闹。”

“怎么?”有掌柜的听出不对劲,“大小姐许的哪户人家的公子?”

“男方是咱们知府大人的长公子,”众人一听更奇怪了,商户人家能攀上知府已经是高嫁的不能再高,怎么能不算好事呢?

只听刘管事继续道:“门庭虽好,可惜是做妾啊。”

众人恍然,又替苏大小姐可惜了。

然而这是东家的家事,他们这些做掌柜的也不能说什么,议论了几句便歇了,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刘掌柜跟随苏家多年,从小学徒一直到现在的大掌柜,在这四方城的大街小巷里谁人不知他刘大掌柜的,这都是苏家给的,可正因为这样,他才更替苏家担忧。

作为四方城的首富,苏家的风光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南边不远是富庶的江南,周围多水路码头,官道通达,来往商客繁多,还有不少海外番邦商人带着奇珍异宝跨海而来,能坐上四方城的首富,离天下首富怕是也不远。

然而,刘掌柜的无法理解的是,到了这一步,即使朝廷再如何想抑制商业的发展,也不得不给苏家这个四方城首富面子的,平日里的孝敬也就罢了,又何必非要舔着脸去讨好那帮内里藏奸,贪得无厌的官员呢?

此外,还有一个与他息息相关的事更让刘掌柜坐立不安。

苏家虽有三位老爷,可膝下子嗣却不丰,不论嫡庶一共才三位公子,其余都是姑娘。

这也就罢了,偏偏苏家的老爷夫人们可着劲儿替三位公子找书院,拜名师,满心期望他们能入仕途,那这苏家偌大的家业怎么办?

难道大老爷真的要让二小姐一个女娃娃继承?思及近年大老爷出门办事总是带着二小姐,最近甚至直接让二小姐管了几个铺子。

虽然二小姐聪明伶俐,做的也有模有样,可是刘掌柜还是忍不住为苏家的未来、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再说苏府,二老爷匆匆回了府,紧赶慢赶终于是赶上新娘子拜别父母,二老爷看着满府的红绸喜字,再瞧着身穿桃红嫁衣的闺女,怎么瞧怎么别扭,不知该是喜还是愁。

大姑娘由喜娘扶着拜别老太太和父母,哽咽地难以出声,眼泪总是不争气地往外冒,止也止不住,看得二老爷、二夫人也一阵心酸,心肝肉地喊了一通。

众人哄着劝着,好不容易才行完了礼,花轿也已到门口。

二公子文瀚是是大姑娘嫡亲的哥哥,他背着瘦弱的大姑娘一步一步地走上花轿,大公子和二公子作为娘家人跟着去送亲,苏府其他人都站在大门口目送着花轿远去才各自散了。

二小姐苏溪和五小姐苏云一左一右搀着母亲裴氏回了和风院。

裴氏是个直爽性子,在外头不好说什么已经是憋的难受,一回来拉着苏溪的手就迫不及待的吐槽道:“这吴知府说的好听是娶平妻,婚礼以正妻之礼相待,可你瞧瞧来迎亲的那些人,这是哪门子的正妻之礼,说什么不好让正妻难做,略减些规模,糊弄谁啊。”

想想那迎亲的队伍,不过十余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吹喇叭的几个像是没吃饭,声音那叫一个小,真怕叫别人知道是知府家办喜事。

一想起刚刚的场景,苏溪和苏云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同府的姑娘,这样的事要是被传出去,她们也得被人轻贱了,叫人以为苏府姑娘好欺负。

“二叔二婶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嫡嫡亲的女儿,怎么就忍心这么糟践,攀上知府就这么好不成。”苏溪也是气不过。

“刚刚在大厅,一听花轿到了,大姐姐脸都白了,我瞧着她是想说些什么的,却都说不出口,真让人难受。”

苏云是大房妾室的女儿,平日里都谨守本分,多听少说,也尊敬裴氏这个嫡母,所以裴氏对她虽不如对亲女儿苏溪那样,却也是有几分看顾之意的。

今天苏云也真是被长姐的事惊到了,念及自己一个庶女,比之长姐更是不如,心中不免有些戚戚然。

“事情到了今天,说什么都没有用,你二婶那个人,拎不清,我都懒得说她。

“你们是不知道,这个婚事可是你二婶卯足了劲求来的,为了让吴大人同意给个平妻的位子,可贴了十几万两银子进去。

“要是我,十几万都舍得,干脆多花十几万,用钱砸,让他们把正妻的位置腾出来才好呢。”

苏溪和苏云听到裴氏这样说,满脸震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其实她们也不是不知道二婶的心思。

二婶娘家姓王,是有名的大家族,族中才俊颇多,为官者也多,不论是京城还是各个地方上总有王家人在任职,二婶娘家虽然只是王家的一个较弱的偏支,那也是当地有名望的乡绅。

二婶的姐妹大多也是和官员或者乡绅结亲,可偏偏二婶看中了苏家二老爷这个生意人,颇多纠结之后还是选择嫁给苏二老爷,但这也成了二婶的心结。

苏府上下都知道二夫人不喜和商户夫人打交道,只爱往官夫人堆里钻,哪怕是贴银子也要上赶着去。

只要哪家官夫人摆宴,苏二夫人必定带着两个女儿过去,就想着能让闺女嫁进官门,这都成了四方城众多夫人茶余饭后最喜欢的谈资了。

对儿子就更不用说,为了送苏二公子去最好的书院,拜最好的夫子,二夫人也没少花心思的。

何必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