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穷二白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神域先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一穷二白

分享到:
关闭

我叫楚晨,今年32岁。是的我很穷,所以我没有对象。我去上班都是坐公交车的,每个月拿着微薄的薪资。我觉得用微薄这个词来形容显得我对单位的看法有点刻薄,但是确实无法摆脱贫穷的苦境。

所以我下班后我就打游戏,试图在游戏里发财,找一个理想的对象。

这是21世纪末,游戏行业已经脱离了鼠标和键盘的束缚,现在带上个虚拟头盔就可以醒着神游太虚。好,话不多说,我要赚钱去了。

游戏的名字叫《神域》,神的领域。广告宣传做的很到位,所以头盔很贵,花了我3万人民币,大家不要惊讶,这3万人民币相当于2020年海南一个月3000块钱的工资。

好,一个美女漂浮在空中,她问我选择什么职业,职业有骑士、剑士、刺客、法师、牧师。副职业有矿工、伐木工、药师、厨师、猎人、铁匠、建筑师、鉴定师等等。

主职业只能选一个,但副职业可以选很多个。

我选择了骑士,因为骑士骑士,应该是有坐骑的,听起来很威风,后来我才知道所有的职业都是有坐骑的......。

我降生在新手村的时候,周围有很多的玩家了,大家几乎同时进入游戏在同一起跑线上。我发现玩家的年龄普遍在18岁至27岁之间,像我这种年纪偏大的大约占了三分之一。而且越是年轻的往往是男女搭配。

大家应该看到了第一章名叫一穷二白,但是我并不怎么白,至少比起18岁的少年们是这样的,但是我跟他们一样对打怪有着强烈的渴望。当然我想他们这些年轻人大概是觉得好玩,但我更多是想得到怪物掉下来的金币。

金币?没有,在我废了九牛二虎的个人之力干掉一只鳄鱼后,掉下了一枚铁币。游戏里一枚铁币等于十分之一的铜币等于百分之一的银币等于千分之一的金币......。正是一币值‘千金’千分之一金。

我们新手村名叫‘洛兰溪村’,溪流贯穿整个村庄,有鳄鱼也不为过。而且你不觉得绵羊太可爱野鹿太乖巧,野鸡野兔等等都太过于无公害吗?面对鳄鱼我可是豪不手软。

我发现我试图霸占整个溪流附近的鳄鱼,但是无论从人数或者个人能力上我都应付不过来,所以我只能妥协尽量靠近水边,虽然危险,因为忽然会有潜伏的鳄鱼冒出,但是相对来说玩家比较少。

啊!一声惨叫,众玩家纷纷扭头看去,水花飞溅声中,一名落单的玩家被一条巨鳄狠狠的咬住大腿就这么被拖到水底去了。

救我......。那一声救我刚说出,他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水面。也许是鉴于影响,画面没有那么逼真,被鲜血染红的水面什么的就没有渲染。

我看他那一脸的胡子,估计跟我差不多的年纪,兴许是跟我差不多一样大的光棍呢,所以他跟我一样的冲动,冲在了最前面,于是鳄鱼眷顾了他。

我是不是应该退后一点?吓得我赶紧撤退!就在我转身踏出一步的那一刹那,又一条大鳄哗的一声扑了出来,而且目标居然是我!真是吓死宝宝了!

当时我就吓得坐在了水里,双腿无法动弹,就在那死亡凝视之下,就在那密密麻麻的利刃般的血盆大口之下,两只有力的胳膊架起了我往后拉,那大鳄鱼不依不饶往前扑。

忽然嗖嗖声响,几只羽箭飞了过来,鳄鱼皮甲虽厚,但是张开的嘴巴很疼。巨鳄怪叫一声,潜水逃命去了。

我回过身来,原来是新手村防卫队NPC到了,方才有玩家被吃的警报传到了村里,他们就出来了。

再次感谢那两哥们,我发现他们跟我差不多年纪,不会也是奋不顾身的光棍吧?

那两哥们叫我自己小心,就去相对安全但是人多的地方刷怪去了。

我凝视着渐渐恢复平静的水面,有一股想哭的冲动,忽然收到一声系统提示:“是否愿意接受捕杀巨鳄‘鲍勃’和‘泰森’的任务?”然后任务有一行小字注解:‘鲍勃’和‘泰森’是洛兰溪村里最狡猾的两条巨鳄,伤害吞食村民已达20多人,捕杀‘鲍勃’和‘泰森’并取得鳄鱼皮,可获得村民颁发的勇士勋章。

看来这两只大鳄鱼罪孽深重啊!勇士勋章是什么鬼?我说你既然解释为何不把宣章给解释一下?于是我问系统:勇士勋章是什么鬼?结果系统回答:目前无法透露。

接受,当然接受!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鬼,但是肯定是好东西。

可是我接受后又后悔了:任务失败将会受到处罚:在洛兰溪村购买物品将比一般玩家多出一倍的价格。失败标准:1、被吃。2、超过规定时限,规定时限10小时。

该死的系统,说话怎么不一次性说完!

等我诅咒加吐槽完后,又想危险和收获是成正比的,说不定这就是和大多数玩家拉开距离的机会!

要解决的问题有两个:第一,自己能否干掉鳄鱼。第二,有人抢怪怎么办?事实上这两个问题是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找很多帮手,那么干掉鳄鱼后这些帮手当然不会把鳄鱼皮留给我,呃......。

所以这个帮手必须是靠的住的,这个得咨询一下村长。

就在一个精致的木屋里,花白胡子的老村长在和一个目光冷峻的人喝茶。这人看上去像一个游侠,他腰间别着的长剑就很有分量,比我手中的短剑要分量的多。

我说你一个外国佬喝什么茶?不应该是喝咖啡吗?当然这话我不能说,我说:村长大人,我就是那个倒霉的被系统选中的去单挑‘鲍勃’和‘泰森’的倒霉鬼,但是我现在有点后悔,能不能借几个护卫队用用?

村长说:不行,如果是这样,勇士勋章就不能给你。接着指着目光冷峻男道:这位是欧灵,是我花重金请来消灭那两只鳄鱼的侠客,如果不你能在10个时辰之内完成任务,那么欧灵将会接手接下来的工作。

我说那你倒是给啊,把任务交给欧灵啊!

村长不说话了,看来勇士勋章比不上重金......。

与村长交涉无果,看来我得想别的法子了。

既然这两条鳄鱼吃了这么多村里人,那些牺牲者的家人应该是对这两条鳄鱼恨之入骨才对。

我在村里走走看看,发现村民好像都认识我似的,带着怜悯的目光,难道我头上带着‘任务之可怜男’几个字?难道不应该带着期待的目光吗?他们的目光好像告诉了我结局。

我发现野草茂盛的牧区,羊咩咩叫的地方,在一座孤零零的巨石上,一个老人的身影格外孤单。

那是一个牧羊的老妇人。她说她老伴去了,唯一的孩子在捕鱼的时候被鳄鱼吃了。

那是我可以感受的到的孤单,我感觉这个游戏逼真的有点过分,或者我寻找的这条解决问题的方法引出了孤独。

我说我可以帮你杀死那两条鳄鱼,但是得借两只羊用用。

她毫不犹豫的给了我,并叫我小心,她说这两条鳄鱼很狡猾。

接着我又从铁匠铺打造了铁钩,从杂货铺借来了两条很长很粗的绳索,没错,我要钓鱼,钓鳄鱼!

我找到游侠欧灵并和他交涉,我说我信心十足,他的赏金注定要落空了。但是能不能帮助我,在鳄鱼上岸后不要让别的玩家抢怪?

他说我误会他了,他前来相助不是为了钱。

我说这真是太好了!

于是欧灵在溪流边闲逛,他看我怎么搞定这件事。

我把两只铁钩绑在了两只小羊身侧,铁钩后面牵引着粗大的绳子,那么会不会出现这两只鳄鱼把我拉到水里的情况呢?但我真的没有别的方法了,没有外力,光靠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项任务的,但我只能去做。

我把两只可怜的小羊驱赶到了溪水深处,那水刚刚没过羊儿的大腿但是因为前车之鉴在玩家们看来视为禁忌的边界。

我用一根长长的竹竿驱赶,不让羊儿返身回走。

果然咩咩还没叫出几声,在众多玩家奇怪的目光中,两只庞然巨鳄扑腾而出,先后数秒钟的时差,一口吞下小羊,潜回水下去了。

但是没过多久水面再次翻腾起来,因为铁钩很锋利!我用力往回拉,却发现那两货瞬间把我往前猛拉,扑腾一声摔倒在地。

幸好我打好了两个坚实的木桩,并将绳索缠绕其上,才没有出现被反钓的局面。

这时围观的玩家已经看出来了,纷纷说道:兄弟我来帮你!大叔我来帮你!是一个少女的声音。什么大叔?谁是你大叔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呜呜......。

在数十条胳膊的努力之下,两条巨鳄徒然挣扎,很快被拉了上来。我的天啊!足足有5米那么长!因为铁钩够长的原因,鳄鱼的牙齿并不能咬到草木编织的绳索部分,幸好我估计的差不多。

鳄鱼刚离开水里没多远,接着抢怪的人来了,有不少是帮忙把鳄鱼拉出水面的人,纷纷亮出手中短剑,乒乒乓乓声中,就算巨鳄甲皮坚硬如铁,血线还是刷拉拉往下掉,很快就掉到了一半以下。

我几乎哭出来了,张口大喊:欧灵,你说过的!

欧灵瞬间赶了过来,但是就在这瞬间,吃痛的鳄鱼一顿翻滚横扫,很多玩家就复活去了,因为还在这混的,本身等级还没超过3级。而我在铁匠铺打造那两只铁钩的时候已经花了不少时间了。

欧灵身法轻盈而双臂有力,他不杀人,而是一个一个像扔石头一般把那些围攻大鳄鱼的玩家扔到了浅水里,接下来是很多小鳄鱼追着玩家跑的画面。

领教了欧灵的厉害,抢怪的玩家马上跑的远远的,接着欧灵再次展示了他的神力--一个人把两只鳄鱼拉动了!一步一步往村子里走去。我当然是过去帮忙啦,虽然我的力气没有多大贡献。

大鳄鱼被我和欧灵拉到了村子里,马上围了很多村民,不少人脸上带着泪花。护卫队的NPC用长枪勾住鳄鱼的四肢翻过来,薄弱的肚皮朝上,欧灵拔出手中长剑递给我,夜色中映着灯火闪着冷冷寒光。

我手持长剑高高跃起,在鳄鱼的腹部破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惨叫声中两条作恶多端的鳄鱼殒命,以我目前3级的等级显然是不能做到这么轻松的,是欧灵的长剑足够锋利。

四道光芒升起,我一下子连升4级等级来到了7级,鳄鱼爆出两张鳄鱼皮,我交给村长,得到勇士勋章。

勇士勋章:团队作战士气+1,当持有勋章的勇士被单独围困时士气+2。注:士气具有提高攻击频率的效能,并对魔法攻击有一定抵御作用,抵御效果随着等级提高递增。

这是个好东西,无论对团队还是个人都是有利的,如果只能攻击一下,现在变成每两次攻击就多出一次那不是赚了?

另外鳄鱼爆出了十多枚铜币,当然全部都归我了。

给了牧羊的老妇人两枚铜币,铁匠铺老板和杂货铺老板分别给了一枚,我要继续奋战!

在药店买了大量的红蓝药水,在铁匠铺打造了一柄长剑。铁匠铺老板因为我杀了鳄鱼帮他报仇的原因,不惜花费难得的精铁和稀有矿物打造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且不收成本费,只收了打造的费用。

握着手中的长剑,沉甸甸的分量,我信心大增。我给长剑取了个名字:精铁长剑。

我从铁匠铺出来的时候,欧灵正骑着马扬长而去,看来他又有新的任务了。

玩家在达到10级的时候可以前往职业工会领取技能书,技能书的出现意味着更高效率的杀怪,所以最早得到技能书的那一批玩家将会开始和普通玩家拉开距离,我还有3级达到10级,绝不能落后!士气高昂的往怪区冲去。

按照地图显示,洛兰溪村东面是鳄鱼群,南面靠近地狱之城白热城,城外聚齐了大量的小怪物。

地狱之城和天使之城处于交战状态,前往地狱之城说不定有任务接。

火急火燎赶到了白热城边,果然此处一片焦土,龟裂的大地上到处跳荡着或红色或黄色的小怪物,红色的小怪物比黄色的要高出1级。

但是显然玩家的数量也不少,三三两两的围攻一只小怪物。

手中长剑挥出,几乎一剑解决一只小怪物,很快吸引了玩家们的目光,我心想太过招摇不是好事,于是深入怪区,直接进入了歌革和玛各的领地。在魔法门里,歌革和玛各是比小怪物高一级的怪物,此处等级为10--12级,让人头痛的是这是远程兵种。

我还没来的及头痛一个火球就砸了过来,碰的一声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乖乖不得了,咱身上的装备魔法防御太低,还没近身只怕就被轰成灰了。

吓得我赶紧退出了罪恶殿堂的大门。

我寻思,像这种远程攻击的兵种,我这种肉盾硬拼显然是不理智的,得有法师的配合才行。只是当前还没人到达10级,就无从谈修习法术,大家都是一个样。

要不这样,我捡了颗石子,探出脑袋瞄准一个晃头晃脑的离殿堂大门最近的歌革,玛各和歌革的分别是玛各手中的火球更大更明亮,而且歌革近战是不能扔出火球的,只能用相对它的火球要无力的多的爪子。

果然这家伙转身正准备投射火球,却因为没发现目标,气冲冲的朝门口走来,而且艺高怪胆大居然没有叫上帮手。

我伸出的左手在门口晃啊晃,等这家伙一出来,直接一剑砍了一半的血量,看来系统设置这种怪物相对平衡,远程,高攻击力,但是近战鸡肋,还算平衡。

再一剑解决了这只歌革,这次我捡了一堆的石子,直到殿堂外面像是被保洁阿姨打扫过一般,接着我不停的扔石子,这些小怪物就像被召唤一样乖乖的有序的排队朝门口走来,于是我的经验条慢慢涨了起来。

就在我刷怪刷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一道火红的身影从我身边闪过,等我看清的时候她已经闪身进入了怪物群,真是个不要命的家伙!

不对,倒霉的是怪物!这应该是一名刺客,而且身材火辣,脸蛋也火辣,整个人就像一灵活的辣椒。

虽然系统规定10级领取技能书后才可以学习技能,但是身法是活的,系统并不能规定玩家出招的方式。眼前的这个妹子应该是高攻高敏加点的玩家,而且她选择的职业应该是刺客,看她一身的火红装备还有手中隐隐泛着金光的匕首,应该没错。

因为她的闯入当然没我什么事了,我当然不乐意了,歌革和玛各扔出的火球并不会弧形追踪,她往往在被火球击中前手中短匕快速的在怪物的脖子上一抹,便即解决了一个,刷怪效率之高令我嫉妒。

我说:住手!这些怪物全部都是我的,请你离开!

她稍微停了停,笑道:你说是你的,自己过来拿啊!

我:......

于是我只能继续低效率的刷怪,因为她吸引了火力,战线内推,我把石子全部搬进来了。可耻的是这家伙居然抢我的怪!哼哼,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本来预计刷完这些怪物可以升到10级的,因为这家伙的捣乱,硬生生的卡在了9.5级。当最后一只玛各化成白光的时候,地上除了一地的铜币铁币,就只有我和她了。

我的眼神很愤怒,鼻孔喷着粗气,这些她从我的表情可以看出。

她斜眼看了我一眼,不屑道:干嘛?你想打架?

我:没有,你忙你的,我来打扫战场。说完我弯腰打扫战场。

生气归生气,虽然人家是女流之辈,但咱不能欺负弱小啊......呜呜,到底谁是弱小......。

呵呵,她扑哧一声笑道:你还真是秒怂啊,哈,看不出来。

我:哪里哪里,我是男孩子嘛,怎么可以跟女孩子一般计较。我一边说一边继续打扫战场,速度之快,生怕她抢。

她说:呵呵,看来你还挺大方的。别急,您慢慢来,全都归你,我先走了。

说完灵动的身法就往殿堂大门奔去。

谁知此时整个殿堂一阵晃动,轰然声响中,殿堂的石门关上了--轰!

顿时整个殿内一片黑暗,地上的铜币也看不清了。

门口那边传来:啊,什么情况?!

声音有点慌张,哈哈,看来她怕黑。

我故意压低声音,用奇怪的带有轰鸣的声音道:你杀光了我的部下,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大门,哈~哈~哈!

她:这,这......。那,那大叔,你在哪?赶紧过来一起想办法,至少点个灯火什么的,这黑灯瞎火的怎么打?

听她害怕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笑到三秒,大叔,谁是你大叔?!

我正想再吓她一吓,黑暗中一个幽深而真正具有轰鸣效果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内回荡起来:哈~哈~哈。

哎呦吓死宝宝了!

忽然整个大殿亮起了灯火,之前墙壁上的壁灯再次被点燃,而之前空无一怪的黑暗宝座上此时坐了一只巨大的玛各,足有一层楼那么高,它指着我说:你也有份。

女刺客杏眼一瞪,怒火烧向我这边,气道:竟敢戏弄本小姐,先解决了你!说完一道火红的身影朝我冲了过来。

我吓得无处藏身,只得爬上宝座躲在了玛各后面,她心中惧怕,停住了脚步。

玛各站了起来,比一层楼还高,冷笑道:别急,你们俩都得死!说完一手一个,抓住我和刺客扔了出去,就像扔两只被吓坏的小猫一般。

我就地一滚站起身,拉着她躲在了一个石台后面,低声道:咱俩的账以后再算,先想办法出去先。话刚说完轰然一声响,玛各BOSS的一个火球居然把石台轰成了碎片。

远离了黑暗刺客的胆子反倒是恢复了正常,我因为拉她组队刷boss,系统显示她叫:月满西楼。真是很古典的名字啊,话说李清照的诗我也喜欢,因为好。又因为我写不出来,哈哈,臭美一下。不光我写不出,很多人都写不出,上千年了也没人写的出。那股韵味真是时间越久越是纯正,陈年美酒只怕会过期,但诗人用文字表达的东西怕是永远都不会过期。

西楼妹子哼了一声,似乎不屑和我一起战斗,独自个去单挑玛各了,凭借着灵活的身法,一时半会倒是没有危险。

像玛各这种boss会不会像它的手下一样远程攻击犀利,但是近战鸡肋且防御偏低呢?西楼妹子正在印证我的想法,但她每次试图靠近boss都会被火球给逼退,而且这家伙就是近战也可以发射火球!

终于西楼妹子似乎下定了决心,一个快速突进,高高跃起,手中短匕就往boss小腹刺去,直没至柄。

但是因为不是站在平地,无从借力,匕首并不能在boss身上撕开一道口子。boss吃痛大吼一声,一爪子就往西楼妹子身上拍去。

我:小心!

西楼妹子身法灵活,且战斗经验丰富,居然左腿在boss拍过来的右掌上一蹬,借力躲了开去,并借这股力道手中匕首在boss的肚子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我看的又惊惧又佩服,但系统判定她被boss击中,血条掉到了一半以下,整个人落地后更是陷入了眩晕的状态。

tmd真是脑震荡攻击啊!我大吼一声,闪身而出,手中长剑大力往boss大腿砍去,咱没别的本事,就是横冲直撞!

长剑本身的重量和泛着寒光的锋利,加上当时boos的注意力全部被给它重击的西楼妹子吸引,我这一剑结结实实的砍在了boss的腿上,而且是膝盖部位,巨型玛各痛吼,整个大殿为之颤动,因为关节受伤,它整个庞大的身躯蹲了下来,反手对我就是一巴掌。

我当然没有西楼妹子的灵敏,刚来得及把长剑横在胸口抵挡,整个身子就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摔的七荤八素。

因为遭到两次重创,boss的血量掉了一半,这货挣扎着站起来,带着一瘸一拐的脚步走到我身边,怒笑道:竟敢伤了本王,受死吧!说完手中的火球亮起。

我还能干啥?连掏出红药水喝的力气都没有了,闭上眼睛受死呗。

该死的就差一点到10级!这是我回复活点之前的抱怨。

但良久都没有感受到boss火球轰过来的威力,我睁开眼睛,只见这家伙脖子上插着匕首,轰然倒下,慢慢化成白光消失了,爆了一地的装备。

原来我仅仅需要吸引boss的注意力,西楼妹子就可以独自干掉boss,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再次认可了西楼妹子的实力,竖起大拇指:你牛!

西楼妹子笑道:看不出来啊,你这次倒是挺有骨气的,没有秒怂啊。

我说:这次不是秒怂,是秒杀,呵呵。

接下来是分赃的事情,西楼妹子坚称玛各皮甲和恶魔头盔跟我很搭配,因为我正好缺防护装备。而空间戒指和猎犬项链和自己很般配,这也是她说的。

但我知道她其实是讨厌恶魔头盔有两个角,戴上去不好看,你见过哪个游戏的头盔是有角的?牛魔王吗?而玛各皮甲整一个的男士专款设计也不符合她的胃口,所以独断的把这些她不喜欢的装备推给了我。

但其实我也不计较,甚至觉得系统爆出这四件装备像是精心安排一般,虽然四件装备里面空间戒指无疑是最有价值的一件,因为能扩充行囊的装备目前是买不到的,有一个空间戒指意味着可以装更多的药水,帅怪掉下来的装备什么的也可以装的更多,节省来回跑的时间,从而可以大大的提高刷怪的效率。

但是我也不计较,因为我觉得她人挺好的,至少她没有独吞。其实她是可以独吞的,只需缓上一缓,等boss的火球出手后她自己再出手,只要时间拿捏的好一点,所有的装备就都是她的了。

虽然她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收益,有可能这个年轻的姑娘还比较单纯没有什么心机,但我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不屑,她不是那种为了钱而去玩游戏的玩家,纯粹是为了好玩来着。

我看这妹子人既好,功夫又高,长的又漂亮,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不对,是为自己动了恻隐之心,想加她为好友。因为临时组队系统是不会默认互相加为好友的。

结果在我的再三犹豫之下,我还是忍不住发送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