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凡云大陆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一世符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正文 第一章 凡云大陆

分享到:
关闭

?“季辽,把活干好,哥哥们重重有赏。”一个略带戏谑声音,在一个祠堂内响起。

“干完活我赏你一颗碎灵石,这颗碎灵石可是我平时的零花钱,不过对于你们家可能够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吧。”另一个男孩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这二人是凡云大陆一个较小的修仙家族的嫡系子弟,最先开口的那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叫季风,另一个男孩名叫季刚,此时他们二人正对坐在一张桌子旁,悠闲的喝着茶水嗑着瓜子,那模样别说有多悠闲了。

他们口中的季辽,也是这个修仙家族的嫡系子弟,不过相对于季风、季刚二人就颇为不同,只见季辽十五六岁的模样,衣衫能看到些许补丁,身材略显得有些消瘦,俨然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季家这个修仙家族在凡云大陆再普通不过,大多选择依附在一些宗门身旁,每一年送上一笔丰厚的资源,以求得那些大门大派的保护。

不过季家却有独特的生财之道,那就是制作符箓,只因为季家在数万年前出了一位元婴期的老祖,这位老祖以符入道,其一身实力诡异莫测,在这凡云大陆里闯出了赫赫威名,不过这位老祖却在一次与他人争斗之中陨落,本来以为季家会就此遭受灭门惨祸的时候,十余万里之外一个势力较大的宗门“万玄门”出手庇护,这才留下季家后人的性命,而季家也就此依附在万玄门之下。

季家的后人也算聪明,凭借着那位老祖留下来的典籍,开始专心精研符箓之道,做起了售卖符箓的买卖,也算是日进斗金了。

不过他们也在做着一个美梦,那就是期望季家后人,能再出一位老祖那样的人物,万年过去了,美梦破碎,季家也就安分的做起了生意,在凡云大陆也算是小有名号。

季辽就是季家的嫡系后人,不过季辽的父亲在一次研制符箓时不慎失手,被符箓当场炸死,不仅成为季家的笑柄,他们家的经济来源还就此断绝,季辽家里的日子立即急转直下窘迫起来,每年只靠家族发下的可怜资源度日。

季辽此时正在祖宗祠堂里,拿着干净抹布,轻轻擦拭着一座七八丈高的铜制雕像,这雕像正是季家老祖的,只见这雕像极有气势,他头戴羽冠,左手放在腹部做掐决状,另只手在头颅前方,双指夹着一张符箓,给人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双望着远方的双眸,似乎隐藏着刀锋一般,凌烈的神韵让人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季辽听到二人的话,手中动作微微一顿,憨厚的脸上顿时笑了起来,回头道“那就谢谢二位哥哥的赏赐了。”

季家祠堂只允许季家嫡系子弟进入,这次打扫祠堂轮到了季辽他们三人,季风与季刚是不愿意干活的,倒是季辽颇为本份,季风他们二人也乐的清闲,顺势就在一旁歇着了。

“没事,没事,一枚碎灵石而已,你把活干完了,我就给你一枚碎灵石,我少出去玩一天就省下来了。”季刚说道。

“诶...季刚,良叔叔每天给你的零花钱就这么点啊?”季风看了一眼季刚说道。

“别提了,我老爹最近看我看的特别紧,每天就给我两枚碎灵石。”季刚翻了个白眼埋怨起来。

这些话落在季辽耳中,身体微微一僵,拿着抹布的手也撰紧了几分,不过这模样转瞬即逝,在下方的二人并没发现。

过了大约三个时辰,季辽终于快要擦完了,他一脚踏在雕像夹着符箓的手上,前倾着身子,仔细的给头像擦着头颅,先是额头,然后是眉毛,在然后是眼睛,就在他擦过双眼的一刹那,他的手指忽然被雕像的一个棱角刮中,一点点鲜血落在雕像的眼睛里。

季辽心中大惊,急忙回头看向季风、季刚二人,发现他们二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季辽长出一口气,心道“幸好没被发现。”

在回头看向雕像的时候,突然季辽感觉这雕像的眼睛里好像哪里不对劲,季辽靠近了几分,仔细一看。

果然,这雕像的眼球就在他回头的功夫,竟然由金黄色变成了蓝色。

“怎么回事!”季辽心中一惊。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突然雕像的眼睛蓝芒闪动,两道幽蓝色的光芒瞬间没入季辽的眼睛中。

“轰”的一声巨响,在季辽的脑海里爆炸开来。

季辽只感觉一股浩大的力量瞬间充斥他的脑海,在下一刻他两眼一翻,失去了知觉。

季辽在高空的身体瞬间就瘫软了下来,微微一晃在雕像上滚落了下来。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还在呼呼大睡的季风与季刚,他们睁开眼睛,只见一道殷虹的血迹由雕像的脖子处,径直滑落至身下,而季辽却不见了。

他们心中大惊,急忙上去寻找,却见已经满身是血的季辽,正昏迷在雕像掐决的手中。

季辽缓缓睁开眼睛,此刻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仿佛是一缕空气一般,没有实质。

“这里是哪里?”季辽四下张望,入眼处尽是黑漆漆一片。

此刻的他正处于一个绝对黑暗的空间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季辽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双手放在嘴边大喊道“有人吗?这里是哪里?”

喊了许久也没人回应,季辽坐了下去,他双手抱膝回味着他在来到这里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过了片刻,季辽猛然睁开眼睛,他想起来是那个雕像的眼睛突然变成蓝色,而就在那之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喃喃道“那是什么东西呢?”

“啊...”一个慵懒且又浑厚的声音在这片空间里响起,似乎刚睡醒的人打着哈欠一般。

这声音如洪钟大吕在这片空间里萦绕不休,仅仅那一声而已,就让季辽心神震动,竟隐隐有些发蒙的感觉。

季辽身子摇晃了几下,才稳住身形,心里一惊猛然站起身来喊道“谁!”

“你这个小子难道就是我季云霄的后人?诶呀呀,这资质也太差了啊。”那个声音再次回荡在这片空间里。

“你是什么人?在人背后鬼鬼祟祟,不敢现身吗?”季辽对着虚空大喊,他并不知道那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感觉那个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只能对着眼前的无尽虚空大喊。

突然,一对巨大的眼睛在黑暗的天空中亮起。

只见这对眼睛每一个足有十余丈那么大,遮蔽了整片天空,这双眼睛的双瞳呈现淡金色,双瞳之中还有道道流光转动不休。

此刻这对眼睛正盯着季辽。

季辽心猛的一跳,在这双眼睛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双脚竟有些发软,身体忍不住的发颤,如果不是他性格坚韧,恐怕此时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他咽了口唾沫,吞吞吐吐的道“你..你...你是谁?”

那双眼眸似乎没理会季辽的问话,盯着季辽的身体来回打量。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那个声音才又淡淡道“不错,确实是我季云霄的后人,只是这资质也太差了,日后多久才能给我报仇啊。”

“季云霄?”季辽眉头微微一皱,那个人已经是第二次说自己是季云霄了,可是这个名字他听着耳熟,但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过了许久季辽眼睛猛然睁大,不可置信的抬头迎向那双眼睛,随后猛然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道“叩见老祖,季家嫡系血脉季辽,见过老祖。”

“看来你小子是把老祖我忘了啊,想了这么久才想起来。”那个声音有些调侃的道。

季辽身体一抖,得到肯定的答案,他猛然抬头迎向眼睛,惊喜的道“老祖您还活着?”

那声音沉寂了片刻道“我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这只是我留下的一缕神念,只有我嫡系血脉才能使我的这缕神念复苏,过不了多久就要消散了。”

季辽双眼再次一暗,将脸埋下了地面。

那双眼睛将季辽的表情看在眼里,眨了眨随即道“罢了罢了,不提这些也罢,你且说说我陨落已经多久了。”

季辽姿势不变,依旧跪伏在地道“距离老祖您陨落已经一万两千三百余年了。”

“哦?已经一万多年了,当年我那仇敌没灭杀了你们么?”季云霄略带兴致的问道。

“据家族典籍记载,当年您陨落之后,万玄门立刻庇护我们季家,所以您的仇人才没对我们家族下杀手。”季辽老实的回道。

“哼!当年要不是给梁天驰那老东西办事,我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不过也好,那老东西也算信守诺言,倒是庇护了我的后人。”季云霄冷哼一声道。

这种事季辽当然是不知道的,所以季辽只是跪伏在那里,老实的听着季云霄说话。

过了片刻季云霄才淡淡道“罢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万余年了,这些事在多说无用,小子,老祖我问你,你可愿为老祖我办一件事?”

季辽狐疑的抬头看着天空的那对眼睛,不知道这位曾经手眼通天的老祖会有什么事让他这个后人来办。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